iamlivingforthemoment

【美苏】五次Solo表白啦,一次轮到Illya

改名是大势所趋:

笔力有限,请多包涵


小可怜Solo x 大笨蛋Illya




5.1第一次,Solo发着高烧。


他们完成任务赶到安全屋的时候,一路的奔波和腰腹部的伤口已经酿成一场燎原大火,待到Illya意识到Solo反常的沉默,才发现后者不知什么时候软绵绵靠着墙滑到了地上。


Illya急急去取了急救包,伸手把人架起来,因为他的温度而有点心慌。他撕开Solo被干涸的血迹粘住的衬衣,把沾着酒精的棉球按上伤口的时候,终于得到了搭挡有气无力的一声闷哼。


他不断地唤着对方的名字,可是在他为Solo缠好绷带的漫长的几分钟里,除了两人急促的呼吸,再没有别的声音来回应他。


Illya捧起Solo的脸,把消炎药送到他嘴边,轻拍对方的脸颊想让他清醒过来。


“Cowboy?Cowboy?”


Solo皱了皱眉,在他的配合下艰难地把药吞下去,接着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仿佛他吞下的是一粒燃烧着的炭火。


Illya无措地轻抚他的脊背,想要平息那破碎的呼吸。那只失而复得的手表从容地走着,在寂静中像是某种倒计时般刺耳,Illya摘下手表,用纱布胡乱缠了两圈,把它揣到怀里,然后在狭小的房间里转来转去,手指烦躁地敲击裤缝。


突然,他听到Solo在叫他的名字。


Illya冲过去蹲下身子:“Napoleon?”


Solo微微张开了眼睛,眼角发红,眼底满是血丝,却带着奇异的神采。他合眼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开口,声音很低,嘶哑而难听:“我爱你。Illya,我爱你。”


可是Illya并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


事实上,Illya再回忆起那个晚上,都记不清自己说了些什么。他像是被自己搭挡的温度烫伤了一样,浑身僵硬,机械地重复着用酒精擦拭对方额头的动作,语无伦次地说些“好了好了”之类的话。


整整一晚上Illya没敢合眼,直到凌晨Solo的烧退了点下去,他才如释重负假寐了片刻。


等到Gaby确认安全前来接应,把昏迷的Solo送往总部接受治疗之后,迎接Illya的又是各项汇报和善后工作。待Illya结束这一切去看望Solo,对方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Illya推门进去,看到Solo倚在床头翻着本杂志,虽然穿着病号服,但是平日的风采多少回来一点。


“嗨,Perli。”


Solo和他打了个招呼,而后两人针对任务谈了些有的没的,突然Illya回想起那句模糊的低喃:“Cowboy,你受伤的时候,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告诉我?”


“嗯?”Solo挑了挑眉,作势冥思苦想了一会儿:“没什么……没什么要紧的。”


“好吧。”Illya没有追究,只以为那天是Solo神志不清说了些胡话。




5.2第二次,轻飘飘好像一个玩笑。


那一次的任务有点麻烦,两人潜入之后才发觉这家工厂的规模远非情报里所说的那么小,地下的密道错综复杂,伸向不知名的地方。


因为在密道里浪费太长时间,等他们再回到地面上,入口处被击昏的警卫的缺勤已被发现,工厂中警铃大作,偷偷溜回去的计划宣告破产。


Solo和Illya矮着身子穿过一道道流水线,小心翼翼向事前定下的紧急出口靠近。


无声地解决了又一个看守,Illya把对方踢到一边,给Solo打了个继续前进的手势。突然两个敌人从转角扑来,四人缠斗在一起,到底是给了对方机会开枪。


在得以击中什么人之前他就被扭断了脖子,可是那一声枪响在寂静的工厂里惊雷似的,引了更多警卫前来,双拳难敌四手,两人都挂了彩。


他们且战且退,总算把人解决了大半,靠近出口的时候却正看到此次的任务目标带着手下欲驾车而去。


Solo朝着他们开了两枪:“Perli,不能让他走!”


“知道。”


坐在后面一辆车的手下回头朝他们射击,而Illya精准地击中了那人的手。对方惨叫一声,车子失去控制,Illya靠着Solo的掩护大步追上去,在那人恐惧的目光中把他揪下了车:“上车Cowboy,这里交给我。”


Solo没走多远,任务目标的车就出现在视野里,显然是刚刚被击中影响了驾驶。Solo提速追上去,而那人倒也是个狠角色,被击中车轮的情况下索性猛地掉头,两人的车直直相撞。


巨大的冲击让Solo失神了一瞬,而后浑身的骨头都散了架似的剧痛,顾不上自己的伤势,他拨开气囊踉踉跄跄从车里爬出来去追赶那人。


Solo把人摔到泥地里,双膝锁住对方,手狠狠扼上他的脖子,那人几乎同时跃起,也封住了Solo的呼吸。两个人受伤都不轻,缠斗良久不分胜负,忽然Solo听到Illya的声音:“闪开!”


他就势往旁边一倒,让两人的上下位置掉了个个,然后子弹从他身侧呼啸而过,目标应声倒地。


Solo躺在地上喘息了好一阵,然后站起来看向慢慢走近的Illya。他们身上都脏兮兮的,满是血和泥,可是Solo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目标忽然大笑出声,对Illya做出拥抱的样子:“干得漂亮!我……老兄,我真是爱你。”


大概是出于劫后余生的喜悦,Illya难得没有针锋相对,只是哼笑一声,掏出通讯器开始联络Gaby。




5.3第三次则是在一次庆功宴上。


Illya不怎么喜欢这种“腐朽的,堕落的,丝毫不是特工风格的”场合,要不是Gaby软磨硬泡,对他来说难得的休息时间就应该安安静静呆在房间,读一本好书或是研究研究棋局。说真的,读书使人沉静,象棋叫人审慎,而宴会有什么好的呢?


他刚刚结束了和Gaby的一舞,阴沉着脸缩在房间角落,漫不经心地把玩精致的酒杯。Gaby是个可爱的姑娘,可是和她跳舞对Illya来说更像是完成任务而非一种享受,她那么美丽而灵动,Illya搂住她柔软腰肢的时候笨拙得就像头手捧鲜花的小熊。他总是小心翼翼的,场面颇有些滑稽。


他确实不大擅长这个,也不适合这样的场合,Gaby喜爱她的同僚所以毫不在意,可是Illya还是觉得很不自在。翻飞的裙角让他不自在,虚伪的谈笑让他不自在,而醉醺醺的特工……让他嗤之以鼻。


除了跳舞和社交之外让他讨厌宴会的最后一个也是最根本的理由,Napoleon·开屏的孔雀·Solo正站在一步之遥,笑眯眯朝他举了举手中的香槟:“你怎么不跳舞,Perli?”


“我不想跳,离我远点。”


可是Solo一如既往地无视了他的脸色,迈着优雅的步子凑近他:“真让人伤心,你是不是不会?”


他烦躁地拨开对方搭上自己肩膀的手:“不关你事,再说作为特工我也不需要这样的技能。”


“我可以教你的。”


“不需要。快走开,Cowboy。”Illya对这个自大的家伙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要用尽了。


Solo很委屈似的抿了抿唇,从他身边踱开了。Illya又和Gaby跳了一曲,然后享受了一阵子安静的时光,可是就在他和Gaby打了个招呼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美国佬又回来了。


Solo悠悠然靠近他,尽管步伐依旧稳健,可是从那双水气氤氲的蓝眼睛,Illya发觉Solo喝醉了。这挺少见,毕竟酒精对Solo来说一向是武器而非软肋,不过Illya没有探听别人隐私的兴趣,于是没有出言询问。


Solo盯了他一会儿,突然朝他抛了个飞吻:“宝贝我爱你。”Illya一阵恶寒,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回答他:“你TM再好好看看我是谁?”


可是Solo不答话只是笑,傻不拉几却让Illya烦躁不安。他踌躇了一会儿,绕开这个醉鬼,怒气冲冲离开了会场。




5.4第四次,场合有一点尴尬。


Illya在水流温柔的冲洗下烦躁地拨弄自己的头发。


Solo公寓的淋浴器相当符合他这个人的享乐主义,温度刚好,水流不轻不重地落在他身体上,而后缠缠绵绵抚过肌肤的每一道曲线,好像一个小心翼翼又依依不舍的吻。


他不喜欢这样,太温柔太缠绵,太容易让人沉醉其中难以自拔,就像Napoleon Solo这个人。这不应该,他这样想着,可是又忍不住用手指徒劳地试图挽留落下的水珠。


“Perli?”Solo的声音模模糊糊从浴室外传来。


Illya应了一声,关掉水龙头,靠在微凉的墙壁上,试图理清自己是怎么陷入这种莫名其妙的境地的。


一切大概开始于一周前那个醉意朦胧的夜晚。作为一个严于律已的特工,他极少喝醉,特别是认识Solo之后,不齿于那人潇洒放纵的生活,他出言讽刺之余更无则加勉,只是那一天实在有点特殊。


那天他收到了自己父亲的信,信件经历重重筛查几度转手,虽然内容其实不咸不淡,却足以在他心里掀起巨浪。而Solo的加入让一场闷酒诡异地变成了酒量竞赛之类的事,再然后……


Illya觉得就算是他的前任上司在他面前跳芭蕾也比不上第二天他搂着Solo醒来,然后回想起昨夜的一切更让他震惊了。他怒火中烧,可是从残存的记忆来看他又不能向Solo发火,那一切太过自然而然。Illya想不通怎么会这样,于是把一切归咎于酒精,至于在两人心底是不是早就潜藏着这样的渴望?他拒绝思考这个。


而Solo甚至比他更震惊,事实上,Illya从未见他露出过那样惊慌失措的表情,他和Illya大眼瞪小眼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被针扎似的跳起来,跌跌撞撞离开了房间。


他们整整一周都没有说话,就在Illya以为他们可以把事情就这么揭过的时候,Solo却突然在Gaby和W外出的这个夜晚,两个人安安静静在客厅整理资料之时没头没脑地开口:“漫漫长夜啊,Perli。”


Illya抬头对上他的蓝眼睛,直勾勾盯着他像某种魔法,钩得他鬼使神差地扔下手里的文件,沉默地跟着Solo进入了他的房间。


直到进到浴室他才如梦初醒,这算是怎么回事?可是Solo却没有给他细想或是后悔的机会。大概是他太久没有反应,Solo大喇喇推门走了进来:“怎么了?”


“你——”


Illya下意识去挡,而后又觉得矫情,尴尬地放下手来:“Solo我得走了,这很奇怪。”


“这很正常。”Solo拦住他,“我们的身体彼此契合,这就够了不是吗?”


419,或是429,这根本不是Illya的风格,可是他奇妙的被这个理由说服了。


他回应对方的吻,两个人就在浴室里纠缠,热腾腾的水雾让他们神志有点不清,最后的时候Illya听到Solo低声的告白。


他僵住了身子,觉得很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原因,只能告诉他“我们……不需要这样。”作为特工,不需要,作为同事,不需要,作为床伴,更不需要。


似乎隔了很久,Solo嗯了一声。




5.5第五次,Solo依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那天Solo把Illya约到外面吃午饭,餐厅符合他的一贯要求,菜色精致而美味,一位年轻的姑娘凑近话筒,轻轻哼唱着一首俄语情歌。她带了一些微的口音,如果不是Illya这样的母语者或是Solo似的语言天才其实听不出来,加上那份深情款款学了个十成十,让这个小小的不足变得微不足道。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Solo一如既往地风趣幽默侃侃而谈,数度惹得Illya在心里翻了白眼。


然后他放下餐具的动作让Illya抬起头,觉得Solo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可是他只是凝神听了一会儿歌,然后起身给Illya添酒,又漫不经心地环视四周,朝美丽的侍者抛了个媚眼。


可是Illya就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Solo在掩饰自己,但从他的眼角的流光和嘴唇的弧度,Illya知道他满腹心事。他觉得自己搭挡的状态很奇怪,深陷绝望又满怀期待,畏缩不前又孤注一掷,他直觉这件事非常重要,所以他耐心地等啊等啊,可是直到这一餐接近尾声,Solo什么都没有说。


“Cowboy,你怎么了?”


“我……”Solo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Illya已经相当不耐烦了。


Solo凝视着他的眼睛,用慢到不可思议的语速开口:“有一件事,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可是我还是想说——我爱你。”


……


接着是漫长的数秒钟沉默,Illya觉得时间仿佛静止了,Solo维持着吐出那个单词尾音时候的姿势,像一尊精美的雕像,蓝眼睛一动不动盯着他,里面的情绪晦涩不明。


那句话一字一字异常清晰,可是Illya却瞪着Solo,好像突然失去了言语功能,良久他听见自己艰难地开口:“这个玩笑过时了,Cowboy”


“我没有开玩笑。”Solo微微前倾了身子,睫毛颤抖了一下,温柔又艰涩地开口:“我是认真的,Illya。每一次都是认真的。”


Illya看着他,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出一点玩笑的破绽,可是他只看到Solo眼睛里的柔情快要溢出来。Solo与他四目相对,执拗地不肯挪开目光,深情款款好像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可是又好像Illya无数次在望远镜里,看到他完美诱惑任务目标时候的样子。


但是不管怎样,这可……这可是他从未想过的,巨大的震惊冲掉了那一丝潜藏的喜悦,Illya费了大把时间去消化那句话的信息量,又花了更多时间考虑自己该如何回答,可是在他理出个头绪之前,Solo误读了他的沉默:“我明白了……”


Solo眼睛里的光彩暗下去,他垂下眼帘,试着说些什么来缓解尴尬的气氛:“我可能要调到巴黎分部,我本想……算了,这样也好。我很抱歉。”


Illya完全处在状况之外:“为什么要因此道歉?”


“好了,好了,我明白。没关系的,Illya。”Solo反反复复却什么也说不清楚,他的声音低沉下来,最后的几个尾音几乎听不清:“我想……我还是先走吧。”他急匆匆结束了谈话。




+1 


Solo离开之后Illya大概用了剩下半天时间才从飘飘忽忽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他在笔记本上记下现在的情况:


Cowboy说他爱我。                                                                      


他停顿一下,有些抓狂地在那句话后面加了几个巨大的叹号,然后又把那一页撕下来揉成纸团。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Napoleon Solo也会爱人吗?Illya Kruyakin也值得被爱吗?


然后他用了半天来发现Solo已经离开了这个事实,用了三天来习惯没有人时不时去他的房间串门,用了一周承认自己有点想念Solo,又用一小时得出自己爱他这个结论,最后又用了三秒钟,发现自己当时没有给任何答复。


这实在是太愚蠢、太不符合特工的应有的敏锐了,等Solo回来,Illya懊恼地想,自己该好好弥补这个错误。等等……那天他是不是说他要调职了?


Illya已经很多年未曾体会此刻的不知所措,由于规定他不能私自联系Solo,可是如果向Waverly提出申请,自己该怎么说呢?他犯了错误,而且不知来不来得及弥补,他可能永远没有对Solo说出那句话的机会了,这个念头让他生出一种恐惧。他回忆起Solo闪着奇异的光彩的眼睛,他喷在自己脖颈边的热气和含糊在喘息里的告白,惊讶于自己的迟钝。就连想象失去Solo的可能性都让他心痛,之前那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是如何无视双方的感情的?


有意或是无意,现在都不重要了。他在感情方面彻头彻尾是个傻瓜,之前Gaby和Solo都这样开过他的玩笑,可他从没像现在这么痛恨这一点。他深吸了口气,带着自己开枪时的果决敲开了Waverly的办公室:


“我想申请休假。”


Waverly没有丝毫惊讶,尽管Illya从未提出过这样的要求,他利索地批好文件,用那优雅的腔调开口:“目的地?”


“……我想想。”


“巴黎是个好地方。”他施施然接话,“红酒,牛排和罗曼蒂克。如果你不知道该去哪,我的建议是巴黎。”


Illya抬起头,几乎称得上是惊恐地瞪着他的老板,可是Waverly神情没有一丝变化,嘴角一如既往带着难以捉摸的笑:“怎么样?”


“我会考虑的。”Illya进门时候的气势瞬间消失了,他不自在地低下发红的脸,觉得自己越缩越小。然后他飞快地在申请上签名,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


Illya一路上预想了很多见到Solo的场景,可他没想到对方只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打开门惊讶地招呼了一声:“Perli?有任务?”


他怎么能表现得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呢?Illya含糊地应了一声,跟着Solo进到他的新公寓,怀疑过去的一周多都是自己的一场梦。Solo走到办公桌旁,公事公办地拿出笔记本:“说说吧。”


“那是……的任务。”


“那你是来?看望老同事?”


“……嗯,我晚上就走。”


“好吧。”Solo皱了皱眉,没有任何多余的表示。他收起本子,以一贯装腔作势的腔调开口:“巴黎是个好地方,你要我带你去转转吗?”


“嗯。”


就算只有一天时间,Solo也有能力展现出每个城市最具魅力的地方,可是Illya魂不守舍。香水皮革,戏剧画作,美景美人,他统统看不见,他盯着自己身前半步的搭档,看着他薄唇张张合合,试图从自己一团浆糊的脑袋里找出个对策。


“所以……我就送你到这里了。”


Solo的声音把Illya从沉思里惊醒,他抬起头,看见夜晚的街灯在他的搭档脸上投下晦暗不明的阴影。他不敢相信时间就这么不着痕迹地溜走了,僵在原地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Perli?我要走了。”


Illya看着那人一点点转过身子,像是被什么人扼住了喉咙。他想说些什么,却无法自私地开口挽留对方,毕竟这都是他自作自受。他在不应该的地方太敏感,其余一些地方又过分迟钝,他不甘心,可是那是Napoleon,如果他决定要开始崭新的生活,自己怎么能束缚他呢?毕竟对方看起来还是老样子,潇洒自信,风度非凡,那双蓝眼睛——躲开了他的视线,睫毛轻轻颤动着。


Illya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喉咙上的压迫感消失了,他大口喘着气,像是刚从窒息中挣脱出来。


“等一下!”


Solo停下脚步看向他。


“有一件事,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真是蠢透了,我是说,真抱歉现在才说——我也爱你。”


  


END


高考之后再也没写过800字以上的东西了,实在是为了“庆祝”期中考完了我也完了对这两人的爱意控制不住忐忑不安地产出了这一份辣鸡,感谢坚持读到这里的大家(如果有的话!)你们都是小天使!


请温柔地多提意见or和我交流!


 


挺喜欢的一个情节结果写着写着发现塞不进去所以强行弄了个毫无意义的彩蛋


当夜


“你的任务呢?Illya?”


“已经……呃啊……完成了。”



评论

热度(137)

  1. iamlivingforthemoment改名是大势所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