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livingforthemoment

【舅男】]最后任务

🐎一下

王冠上的马卡龙:

no.1


伊利亚又看到了那个男人。


那个时候他刚刚接到了新的任务,刚刚到了新的落脚点,位于西西里岛上的一家酒店,他神奇的订了一间靠海的房间,他安慰自己说只是为了看看海而已。他放好了自己的行礼,包括一把新产出的伯莱塔M1934,他把它藏在了地板的下面,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不喜欢意大利的枪,但是在意大利人的地盘上不得不用他们自己的枪,意大利人的枪对于他来说太过于花哨了,他更喜欢英国人制造的枪,那种精致的复古的左轮手枪会让他愉悦,扣动扳机的时候那个后冲力也会让他清醒,而这种意大利人出产的枪可能更适合另外一个人。


他在大厅里面和前台的服务人员攀谈的时候肩膀被戳了两下,这很不习惯,世界上的任何一种近身格斗术都会告诉你肩膀是一个要命的死穴,不能让任何人碰到,他的肩膀很少会被别人碰到,即使是他的上司。


当他生气的转过头的时候看到了一张笑着的脸,那个男人的脸。


“……为什么你在这里。”


苏联人很不会说话,美国人是知道的,毕竟没有人会在2年之后见到了“老熟人”第一句话就是质问他。


“噢,伊利亚,你太冷淡了,难道我们不应该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慢慢的聊一聊么,为了我们分隔了这么长的时间。”美国人抓住了伊利亚的手臂,苏联人在惊讶之余忘记了他实际上可以直接把这个美国人摔到地上,他比他整整高了半个头,他就这样被扯着出了酒店,拐进了一家昏暗的酒吧,里面冲天的伏特加的味道让他感觉十分的熟悉。


伊利亚很少喝酒,他就像是一个传统的苏联主妇一样对伏特加这种东西深恶痛绝,他认为这种酒精饮料会让他神经麻痹,会陷入一种什么都不知道状态,这不应该是一个特工应有的状态,在他近十年的特工生涯中喝醉酒的时候屈指可数,他已经有2年都没有喝过任何含酒精的饮料了。


他把拿破仑递给他的酒放到了桌子上,在他的对面是拿破仑,他喝了一口杯子里面的酒,连着一块冰块一起进到了嘴里。伊利亚也不急着说话,他就看着美国人在他面前嚼着冰块,这个时候的意大利还没有那样的炎热,美丽的明亮的太阳却已经升到了半空中,这个小酒吧很隐蔽,大概是在管制之下悄悄开起来的。


美国人很喜欢这样吃酒里面的冰块,尽管这样和他身上的三件套并不相符合,不过纯情的姑娘们,甚至包括一些小伙子们爱死了这个样子的拿破仑,伊利亚想起了曾经的一次任务的时候那个热辣的西班牙女郎,拿破仑用一曲几乎是贴面的弗朗门戈成功的博得了她的心,以至于后来所有的情报取得都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美国人总是那样的迷人,伊利亚想。


拿破仑嚼碎了最后一块冰块,他对着伊利亚呼出了一口冰凉的带着马提尼味道的空气,伊利亚面无表情的接受了。拿破仑对这样的伊利亚很不适应,这个伊利亚就像是两个人刚刚见面的时候那个样子,一个6.3英尺的高加索男人把他高大的身躯缩进阴影里,或者现在更糟,那个时候的伊利亚至少会把他的桌子掀了来表达愤怒,而这个很明显不会。


拿破仑把他的腿从另一条腿的上面放了下来,以便他能够凑近伊利亚的脸,过于近的距离让这个苏联人向后瑟缩了一下,拿破仑叫了苏联人的名字。


“伊利亚,”拿破仑注意到在这一瞬苏联人的面部进入了一个僵硬的状态,不过很快就强迫性的放松开。“我们好久不见了,伊利亚。”


“……我想是的。”


“面对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说么,伊利亚?”


“……不要叫我伊利亚。”


“好吧,还有别的么?”


伊利亚抬起头,苏联人那双绿色的眼睛让他给人一种来自于英国的错觉,这大概也是他能够到欧洲来做特工的原因之一,但是伊利亚这种沉默的性格似乎注定了没有办法成为一个真正的间谍。


“你来这里干什么?”


好吧,拿破仑在内心加上一句,还有这种直接的询问方式。


“我只是来度假的,正好见到了你,你想,老朋友见了面总要有什么表示,于是就拉你来喝一杯,这里的马提尼还是非常纯正的,不过伏特加……你可能需要自己尝一下。”


“我已经不喝酒了。”伊利亚看向美国人,2年的时间在他的脸上从未留下痕迹,美国人有着蓝色的眼睛,他总会联想到卡捷琳娜女皇的胸针。他把酒杯推到了桌子中间,里面的冰块碰到了杯壁发出了声音。


“找我有什么事情,拿破仑?”


拿破仑挑了眉,“实际上只是想和你聊聊天,在2年之后。”


2年前,这是伊利亚不想要回忆的时间。


1946年3月,丘吉尔首相发表铁幕演说的前一个星期,盖比在一次购物之后消失了,正当伊利亚在想究竟是什么人绑架了她的时候,他收到了上司的秘密指令,一共两条:


U.N.C.L.E.将不复存在。


杀死美国人。


他挂掉了通讯之后砸掉了手边所有能够找得到的东西,之后他房间的惨状比曾经的在意大利的那一次还要激烈,他把身上所有的钱压在了碎了的花瓶下面之后走进了美国人的房间。


那个那个时候,美国人用他的蓝色的眼睛看着他,问:


“找我有什么事么,伊利亚?”


他走了进去,就像是意大利的那个时候一样,局促的站在桌子的前面。他身上别着他的枪,依靠他宽松的夹克衣根本没有人能够看得出来,他现在只需要在美国人转过身的时候朝他射击就可以完成他的任务了,他似乎就可以摆脱自己身上“叛国者的儿子”这样一个沉重的黑色的枷锁了。


拿破仑转过了身,他去倒了一杯他喜欢的马提尼,房间里面没有冰块这件事情令他困扰的,他只能抿了一口酒,看着苏联人盯着他的酒杯。


“你要来一口么?”他问。


伊利亚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一次机会,他明明可以在刚才美国人转身的时候扣下扳机。他接过了酒杯,里面的液体无色透明,他比起美国人更喜欢加了伏特加的马提尼,那种入口辛辣的味道更适合一个生长在西伯利亚的人。


他喝道的就是伏特加马提尼。


“你改了口味?”


“实际上这是为了你准备的,”美国人端着杯子,摇晃了一下,“特别的。”


伊利亚感觉到自己眼前有些晃的时候已经晚了,他耳朵里面连美国人的声音都是前后重合在一起的。


“伏特加的辛辣味可以掩盖某些药品的味道。”拿破仑晃悠着他的那一杯没有加料的马提尼,“考虑到你的体质,我特意稍微多加了一点,你知道的,苏联人,你壮的像一头熊。”


“实际上没这个必要……”伊利亚毕竟是一个合格的特工,抗药性的训练也是做过的,即使是在强烈的麻醉的效果之下也能够清楚的吐出俄式英语,“即使是西伯利亚人也是一个人,而不是一头熊,我只是一个高加索人。”他的一只手借着桌子的遮掩把手枪拿在手里。


“谨慎是我的本行职业必要的素质,尽管特工只是我的副业,我还是会保持这个习惯。”


苏联人看到美国人似乎并不想要很早的离开,他努力的睁着他的眼睛,扣着枪的手掌按在枪托上,这样能够有一点的刺激让他保持清醒,伊利亚问美国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实际上我窃听了你们的电话,来自美国的新科技。”拿破仑放下了自己的酒杯,“让我惊讶的是你居然这么快就来找我了。”


实际上并不快,伊利亚是清楚的,不然美国人不可能准备好这些东西,他强迫自己清醒着,他的手指还扣在扳机上,他在等待时机,他对自己说。


“你真的要杀了我么,伊利亚。”


美国人靠近了他,美国人蹲了下来……


“砰!”


美国人倒了下去。


“啪!”


伊利亚的回忆被这样一声酒杯放在桌上的声音打断,他迅速的握住了自己的右手,发抖的右手。


“伊利亚,我没有想到我们时隔2年的见面你还是那样的沉闷,就像是一只西伯利亚的棕熊。”拿破仑把自己的脚从右腿上放下来,身子靠近了伊利亚,这个苏联人低着头,他的帽子从进了门就没有摘下来,就好像是一个礼仪不过关的小伙子。


“然而我并不想要见到你,索罗先生。”


“其实你可以叫我拿破仑的,伊利亚。”


“我不是你妈妈,拿破仑。”


……


“咳咳。”


“咳咳。”


两个人同时发出声音来打破这个该死的沉默,从美国人到牛仔到拿破仑,伊利亚在过去的那些年里面有太多的习惯还没有完全的改正过来,尽管他并不是那样想要改正过来。


“好吧,我从俄罗斯来的朋友,我们也许可以共享一下资料,为了你的任务。”


“我记得你是来度假的,牛仔。”


“所以是你的任务,而不是我的,苏联人。”


马上12月就TM完了我不能啥都没有啊QAQ


把正在码的充个数,顺便安利首页


同时求个校对帮我看一下这个文顺便讨论讨论剧情QWQ


想看的私信我就好不要害羞哦喵

评论

热度(40)

  1. iamlivingforthemoment王冠上的马卡龙 转载了此文字
    🐎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