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livingforthemoment

【 The man from U.N.C.L.E.】龍波動-1

🐎

Xavillas:

上禮拜才看了電影(慚愧,其實我很早就看過預告,但是後來就忘了有這部片的存在.....orz


但看完之後腦袋中便一直有個小小的腦洞,於是就先把它寫下來啦!不知道會多長,題目也還沒確定,但內容應該會跟寶可夢有點關係....會是個小小甜甜的文?(好怪,不知道會不會有人想看XD




Napollya真是絕配~




---------------------分隔線---------------------------




1.








Illya是被冷醒的。




他恨透了紐約的冬天,儘管他承認俄羅斯的溫度絕對比現在來得低,但是至少在那些大雪過後的太陽天,紅場上的皚皚積雪反映著陽光,把基督救世主大教堂的金色洋蔥形圓頂照得熠熠生輝;湛藍的晴空下,克林姆林宮顯得更加莊嚴壯麗,而聖巴塞爾大教堂五顏六色的瓷磚拼貼則好像一座巨型糖果屋一般,既美麗又饒富趣味。這一切的一切都讓同時也對建築非常有興趣的Illya能在寒冬中找到一些享受。




反觀紐約,大雪過後仍然是一片陰冷,死白的天空不時還有大片烏雲飄過,氣候回暖時就下些雨,變冷時又開始下雪。這種循環似乎總得持續個好幾天,有時甚至長達幾個禮拜,才會出現一兩天「真正」的晴天,更慘的是,四周都是高樓大廈,建材千篇一律,水泥、難看的玻璃、鋼筋和幾乎清一色全輝的磁磚,難得有幾座十分有古味的哥德式教堂也只能活在這片都是叢林的陰影之中。




「真是沒文化的國家。」他總是得出這個結論。




不過被冷醒倒還是同一遭。這幾天紐約的確是嚇了一點雪,不過應該不至於到會把人從睡夢中冷醒的那種程度。Illya暗自怨恨自己極度靈敏的感知能力,雖然這是一名頂尖探員的基本能力,但有時候它們還是會為生活帶來一些些不方便,譬如現在。他看了看床頭的鬧鐘,上頭紅色的數字顯示著現在才凌晨三點,理智也告訴著自己應該要再多睡一會兒,但天殺的他就再也睡不著了。




正當他不知道該做什麼的時候,一旁茶几上的手機螢幕亮了起來,顯示有條新訊息寄來了。哪個王八會在凌晨三點傳訊息給自己?大概就只有Napoleon了吧。Illya心想,這名頑固的美國cowboy總是一天到晚用各種方式“騷擾”(好吧,也許是逗弄)自己,有幾次真的巴不得可以把對方撕成碎片。




不過自從羅馬那一次合作之後,他們兩人之間似乎就形成了某種微妙的鍵結,不久便成了U.N.C.L.E.裡頭最頂尖的探員組合。Gaby一直說那種無法言喻的情感連結就是“愛”,儘管Illya死都不承認,Napoleon則是用他迷死人的微笑表示不置可否。不管如何,Illya還是把手機拿了過來,打算跟Napoleon聊聊天,反正自己也睡不著,這才發現正方訊息竟然是Mr.Waverly傳來的。




奇了,莫非是緊急任務?還是Napoleon偷了上司的手機來騷擾自己?還是.....撇開心中的一堆問號,Illya打開手機,


那封訊息是這樣寫的:





Kuryakin,
我知道這不是個發訊息的好時機,但我迫不及待地告訴你,我們總部要迎來一批新的幫手!每個人都有專屬的幫手,至於詳細內容嘛,就明天再說吧,先賣個關子,我相信一定會是件十分有趣的事情!這可是我費了好大一番工夫才弄到手的,要好好珍惜啊~

Ps.明天早點來總部搶幫手,機會難得,請把握。
                                                                                 


                                                                         W





這是什麼詐騙手法嗎?Illya盯著這封奇怪的訊息十分鐘後,得出了這項結論。不,他隨即推翻了原先的假設,Waverly用的這支號碼是加密過的,只有Waverly本人有密碼,並且只有在總部才可以用,若不是總部已經被T.H.R.U.S.H.攻陷的話,這支電話是不可能外流的。


好,他現在相信有80%這封訊息的確是出自自家上司之手,但是......幫手?迎來新的幫手?新武器?槍?CO2雷射?不對,那個他已經有了。開鎖工具?還每個人專屬?但是用「迎來」這個詞,這麼說來應該不是單純的器物工具,那麼是一批新員工?每個人專屬的....呃....新員工?聽起來還是有點怪怪的。




Illya閉上眼睛,靜靜思考了五分鐘之後,便拿起手機打給了那個美國牛仔。




「Peril,真是驚喜。想我了?」話筒那兒傳來Napoleon極具磁性但很明顯是剛剛醒來的聲音。




「誰想你了,libido。」他聽到另一頭傳來Napoleon的笑聲。但現在不是鬥嘴的時候,Illya深呼吸之後,繼續問剛剛的事情。




「你有沒有收到Waverly那支手機的詐騙訊息?」




「什麼詐騙訊息?」Napoloeon依舊懶洋洋的,語氣帶有那麼一點欠扁的意味。




「剛剛3:12分Waverly那支加密電話傳了一封訊息給我,說什麼要明天早點去總部搶幫手。」講完這句之後Illya都覺得自己十分可笑。然後他可以想像Napoleon一定覺得自己瘋了,因為話筒的另一頭停頓了好一會兒,接著傳來對方爽朗的笑聲。




「喔,你說那個啊....有啊,怎麼,我想應該是什麼新的器材吧?也許是出勤裝備?」




說到裝備,Illya不禁想起上一次Waverly興沖沖的跟他們介紹他不知道從哪裡引進的新版微型蜘蛛追蹤器TT(tapping tarantula,就是一種很小的竊聽裝置,長得像一隻小蜘蛛,可以自行移動,有紅外線和熱感應兩種偵測功能,最令Waverly開心的當然就是它還有極強的攻擊能力,配有10發微型霰彈和20mg的氟銻酸,而他後來也請改裝部門增加生化毒性的功能),結果Napoleon在一次出勤任務中誤放出一隻 TT,在還未設定好的情況下那隻TT便把出現在它感應資料上的第一個有機體視為敵人,朝他猛烈攻擊並轟地一聲自爆,而那個可憐的人便是在他旁邊的Illya。




所幸對方身手矯捷,躲過了TT最致命的攻擊,不過眉毛還是因此被燒掉了一小塊,在事後報告行動紀錄的時候,Illya看見U.N.C.L.E.的每個人都盯著自己的眉毛看,當下簡直是尷尬的無地自容,而該死的Napoleon則是在一旁笑嘻嘻的看著自己,還不忘在他衝出簡報室的過程中加了一句:「修眉修得不錯啊~」。




從此以後Illya對Waverly的“新工具”便抱有極大的不信任感,堅持只用自己熟悉的器具和武器,反觀Napoleon倒是用得不亦樂乎,儘管好幾次差點波及到和他一起出任務的俄國人。因此每次Waverly介紹新玩意兒的時候Napoleon總是第一個到總部(噢,忘了說,他平常都會遲到。),然後等到Illya來上班的時候就會發現美國牛仔拿著不知名的儀器在自己身上比劃,為了怕上次TT的事件重演,Illya也不敢做什麼大動作,只能儘量擺出最兇狠的眼神瞪著Napoleon看。




「我以為Waverly會告訴你那是什麼。」




「你是第一天認識他嗎?當初TT的事情我也是隔天到總部才知道的,他事先也沒有跟我講那是什麼玩意兒。」




「哼,反正還不是不會用。」




「唷,red peril,你這麼說就太小看我了吧!信不信你的床底下就有一隻我之前放的TT-」




「你放了什麼!?」Illya跳了起來,連忙扔下手機衝到床下,髓手抓了一把義大利伯萊塔92F,另一手拿著手電筒猛照,發狂似的搜尋任何長得像蜘蛛的物體。所幸床下空無一物,只有白色的磁磚和一只工具箱。Illya生氣地拿起手機,卻聽到Napoleon大笑的聲音。




「你覺得很好玩嗎?」Illya生氣地說道。




「你別那麼老實好嗎,Illya。隨便說說的你也信.....哈」




「那是因為我相信你-」Illya差點就要這麼說,不過即時停住了。他和Napoleon達成一項共識,就是誰也不要去近一步探索或接觸兩人之間的「特殊鍵結」,就這樣保持原狀就好了。要是剛剛那句話說了出去,Illya發誓這絕對會讓事情變得更複雜,Napoleon.大嘴巴就會告訴他的好友和同事那一天Illya終於說出真心話了blablabla…剩下的Illya不願再去多想。




「所以你不知道是什麼。」Illya忍住了要回嗆Napoleon的衝動,冷冷的說。




「當然!但我覺得一定是一些-」




「好。」還沒等Napoleon說完Illya便掛掉了電話。他得承認,掛掉電話的


那一刻真的有種莫名的爽感。

评论

热度(14)

  1. iamlivingforthemomentXavillas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