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livingforthemoment

【渣翻有授权】【美苏美】Not broken just bend

喜欢!

改名是大势所趋:

捉了几只虫


本来放在SY但是这两天一直打不开好寂寞......


第一次翻译有挺多问题,还请旁友们指出啊QWQ


Summary:


Illya对他想要的一切总是优柔寡断。


 


正文:


Illya开着车。


夜空是墨蓝色的,点缀着稀疏的星星,他的手表显示现在刚过午夜。他觉得自己无比享受这一汽车划破夜色的宁静瞬间,没有噪音,没有干扰,也没有他习惯的来自外部世界的种种要求。他真希望自己能永远这么开下去,可是突然间一个脑袋靠上他的肩膀,同时,黑色的头发扫过了他的脸颊。


他的宁静时刻到头了。


“Cowboy,拜托,我在这儿开车呢。”Illya抱怨道,有点因为被打断了遐思而恼火。


Napoleon被他恼怒的声音惊醒,立马坐直了身子,而后把脑袋深深地陷进他的头枕里,闭上双眼呻吟了一声。


“你醉了。” Illya瞥了他一眼低声说,有点对自己同伴的状态感到幸灾乐祸。


“嗯......我可没觉得。”Napoleon尖刻地反驳,但是Illya只是带着笑容听着。等他再看向Napholeon的时候,这个美国人正半睁着一只眼睛看他。


“你在高兴什么?”美国人有点愠怒地问。


“我不记得看你喝到这么醉过,或者可能是我以前没注意。”Illya明显很享受Napoleon的窘态。


“可能我是在晚宴上多喝了点,但是人们就是不停地挤过来然后敬酒,而且我得说,对主人说不是很不礼貌的。”


“我劝过你别喝了,可是当然,你像往常一样完全不听我的。”


Napholeon依稀回忆起了他们刚刚在伦敦郊区一栋私人豪宅里参加的聚会,聚会主人叫Harry Lawrence,是一位成功的商人。这场每月举行的风流客的盛会其实是Lawrence为他地下毒品活动准备的幌子,而Napholeon和Illya假装成一对恋人参加。当这个苏联人意识到自己不得不为U.N.C.L.E.的最新任务作出什么牺牲的时候,他震惊的表情确确实实让Napholeon心情大悦。


“为什么不是Gaby和Solo?或者Gaby和我?”


“因为Lawrence也因他的同性恋倾向而出名,你们一起去更对他的口味。”


Waverly在这场争论中完全不站在Illya这边,但也多亏如此,他们没费多少口舌就取得主人的信任被放进了会场。而到宴会快结束的时候,他们也顺利拿到了需要的信息:Lawrence的商业伙伴和他们藏毒窝点的名单。


Napholeon负责想法子从Lawrence那搞到信息。但是当他被那个过分热情的主人当着大家的面抚摸亲吻的时候,Illya显得非常不高兴,特别是想到Lawrence几乎在他们一进门的时候就带了着迷的神情盯着他的搭档。Illya沉默地在旁边打量着这个高大迷人的深发帅哥,极力控制自己不要一拳揍他脸上。


在Napholeon完成他的工作的同时,Illya被两对情侣搭讪了。他们显然都是羞涩的新手,而Illya礼貌地回绝了邀请。终于,他们都离开了,留下Illya一个人待在那里,让他大大松了一口气。


“你记得Lawrence对你说了些什么吗,关于他的那些交易?”过了一会儿Illya开口,试着把Napholeon和那个对美国人动手动脚的可恶男人在一起的画面从脑海里赶出去。


Napholeon嘟囔道:“当然,可能我是喝醉了,但我的大脑依然完美地运转,别担心这个。”


“那最好,因为我们上报给Waverly的时候不应该落下任何细节。”Illya提醒他,可是没有得到回答。于是他又瞥了Napholeon一眼。
“Solo,你还好吧?”


“我觉得有人在饮料里加了不少猛料。”Napholeon的回答让Illya心中的警铃骤然响起。


他有点担心:“你确定吗?感觉怎么样?” 


“我觉得头很重。不过也许根本没人往里面加料,只是我夸大其词,这也是有可能的。”


Illya沉吟了一会儿。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当Napholeon想引起自己注意的时候他确实会这么做,但他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


“休息一下,Cowboy,我们马上就到你的公寓了。”


之后他们在沉默中朝着城市行驶了几分钟,但接着他听到Napholeon在呻吟。Illya不得不提醒他如果觉得难受别吐在车里:“如果真的受不了千万到窗边去吐,如果我们弄脏了她的车,Gaby会很不高兴的”


这话让Illya被他的搭档瞪了一眼。但是显然,醉酒让Napholeon大概五分钟左右就转移了注意力,因为他开始喋喋不休,远比平时还要聒噪。


“你记得吗,伊斯坦布尔,Illya?”他轻快地发问。


“伊斯坦布尔?”Illya问道,觉得那好像有一辈子那么久了。


Napholeon咧嘴一笑,点点头:“对,伊斯坦布尔,罗马那次之后。你有印象吗?”


“当然,我记得。”


“记得我们无比成功的任务之后发生了什么吗?”


Illya皱了皱眉,想知道Napholeon因何开启这段对话。


“你想说什么,Cowboy?”


“我们接吻了。你还有印象吗?还记得那个吻吗?”


‘老天,为什么Cowboy现在要说起这个呢。也许我应该直接忽略这句话,毕竟他喝醉了。’


但是尽管Illya极力无视Napholeon,事实上他是记得那件事的。不光记得,还在心里回味着。他清楚这件事储存在他脑海中某个微小而模糊的角落,等待着因为某些特别的事情而被取出来重温。比如他度过了非常糟糕的一天,或者只是他想念Napholeon与他双唇轻贴的瞬间。


他们那天都喝了很多,但是Illya任由Napholeon亲吻自己的时候,他再清醒不过了。


那可能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吻,因为Illya作出了回应,而且每次想起来那个吻都让他的心震颤不已。


现在Napholeon提起这件事,Illya就有点心不在焉,而且感觉车内的温度也明显上升了。他考虑着Napholeon是故意这样还是只是因为喝醉在说胡话,最终觉得应该是后者。


然后Illya回答了Napholeon的问题,但必然地,他说的其实完全不是他真正的感受。


“Cowboy,我们谈论过这件事了,也同意我们犯了错误。那时气氛热烈,我不知道我在做些什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也不知道。但是如果它让你不舒服了,我很抱歉。”


Napholeon仍然温和地,带着笑意注视着他。Illya真希望自己也喝了几杯,这样他就能像平时一样冷静了。


“噢,Perli,你完全不需要道歉。伊斯坦布尔,那是再好没有的事情了。”


Illya挑挑眉,紧张地吞咽了一下,觉得Napholeon不可能是在说那个吻。


“你在谈我们那次成功的任务。”


“不,不,不是伊斯坦布尔的任务。我在说伊斯坦布尔的吻。”


当Illya看向Napholeon的时候,后者脸上带着恶作剧似的笑容直视着Illya,让苏联人的身体轻轻颤抖起来。


“Solo,你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喝醉了,思路不清楚,明天一早就会忘掉这一切,对吧?我觉得......”Illya说到一半停了下来,因为Napholeon突然侧过身子亲吻着他的脖颈。Illya完全僵住了,手紧握着方向盘,而Napholeon开始亲吻他脖子和下巴上自己能够到的每一个角落,并且在他耳边低语。Illya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但很肯定那是些暧昧的下流话。


“Solo,拜托。”Illya说道,声音有点紧张。“你一直这样我没法专心,我在开车呢。”


Napholeon玩味地笑笑,只是进一步拿Illya寻开心,他亲吻Illya的唇角,让自己的舌尖来回舔舐那里。那小声的喘息和破碎的低吟成了压倒Illya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实在应付不来这一切了。


苏联人立马把车停到路边关掉了引擎。他在那安安静静坐了一会儿,试着找回自己的呼吸。Napholeon现在退开了,但是正热切地注视着自己的搭档。Illya猛地注意到了他,以及这个美国特工蓬乱的黑发,蓝色的眼睛,和他的双唇——樱桃红色的,微微张开着。噢,去他的吧。Illya低咒道,然后抛下所有的想法和理由,他拽着Napholeon的衬衣领子把他拉到身边,狠狠将嘴唇贴了上去。Napholeon凑过来,双臂环住Illya的脖子,很快他们舌头和四肢纠缠在一起,火热的气氛在他们周围升腾。那种纯粹的狂喜让Illya觉得自己喝醉了,有史以来第一次,他听从了自己的内心而不是理智。


尽管他有点内疚,因为觉得在Napholeon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这样是占他的便宜,但是自从伊斯坦布尔的那个吻之后,他实在等了太久。


而且现在Illya知道自己不能再逃避了,绝不能了。


 


-------------------------




Illya从睡梦中清醒,坐起身子叹息了一声,有点被自己面对的现实吓到了。


 


他昨晚跨过了那条界线,而现在他必须好好处理这件事——不管这他妈到底意味着什么。在某个瞬间他想就这么逃之夭夭,但是他没有这么做,也不能这么做。他必须勇敢起来。


 


令人惊讶的是关于昨晚的记忆都是模糊而扭曲的,就像那一切根本没有真正发生,也许只是他的想象而已。


 


但是这个可能性很容易地被否定了,因为他肯定是在Napholeon的公寓,在他的卧室里:枕头上有Napholeon独特的气味,而且这个房间里物品陈列摆放的方式也都指向Napholeon一个人。


 


他关于昨夜具体做了些什么的记忆已经很渺远了,但那种感受非常清晰地留了下来——那所有亲密的瞬间:他与Napholeon的吻, 他们肌肤相贴的触感,他的指尖按在Napholeon颈侧、背部以及身体上上下下每一个角落的感觉,他在Napholeon臂弯里睡着时的心满意足以及醒来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发生了的愉悦。


 


叹了口气,他穿上衬衣离开房间。他父亲的手表显示已经是早上九点了。谢天谢地他们明天才需要和Waverly做汇报,Illya暗道。


 


客厅里窗帘紧闭,灯也都关着,房间里黑漆漆的。他走进去,看到Napholeon仰面躺在沙发上。


 


“Cowboy。”


Napholeon咬着嘴唇看向Illya:“Perli。”


 


“你还好么?”Illya环顾着黑暗的房间问他。


 


“我很好,就是别开灯,也别弄出什么噪音。”


 


“如果你头疼的话也许该吃点药。”Illya平静地建议,仿佛这场对话没有在他心中激起一点苦涩的涟漪:


 


一切看起来都太正常了。Illya考虑着说点什么,比如‘我们不该感到尴尬吗?为发生的这一切?’或者‘也许我是时候走了。’这种奇怪的镇静绝不是他想要的。


 


最终他觉得这些话都有点尴尬,他也许应该在五分钟内离开这座公寓,并对两人之间发生的一切永远闭口不谈。


 


“Cowboy?”


 


“怎么了?”


 


“昨天晚上......”Illya还是不知所措地开口,“真的发生了是吗?”


 


Napholeon站起来的时候Illya紧张地挺直了身子,但在他反应过来之前,Napholeon抚过他的脸颊,然后轻柔地吻了上去。Illya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些,他把Napholeon推开一点,两人额头相抵,嘴唇只有毫厘之遥。


 


“这样算是回答你的问题了吧?”Napholeon低声吐出这句话,而Illya只能恍惚地点了点紧挨着Napholeon的脑袋。


 


“那好。”Napholeon温柔地回复,转身走向厨房。


 


Illya在原地愣了一小会儿,然后跟着他的搭档走进房间。Napholeon吃阿司匹林的时候Illya就在旁边坐立不安地看着,他不住地用手拨弄自己的头发或是手表,直到Napholeon把他的两只手捉到身边,轻声道:“好了,Perli。”


 


他的安慰让Illya稍稍放松了些。


 


“你想吃早餐吗?”Napholeon这么问的时候Illya意识到手还被他握着,而且自己并不想让他就这么放开。


“嗯。”Illya回答,宁愿心脏就在此刻停跳。


“好啊,我来给你做点。”


之后他们在沉默中吃了早餐,偶尔在咀嚼的间隙抬头凝视对方。Illya仍然有一点担忧,因为这一切好到不真实,就像一个他忽然成真了的美梦。当他们吃完饭之后,Illya靠在了墙角开口:“我们明天早上才需要去和Waverly汇报。”他对Napholeon说,等着美国人下一步的计划,期待着他能说几句让自己不再这么心烦意乱。。


“对。”Napholeon一边收拾最后一个盘子一边回答,没有看向Illya。“昨晚之后我们是该好好休息一下。”


“同意。”Illya回答他。


他本想问问Illya是不是打算走了,但随即意识到这是他最不想看到这个苏联人做的事情。


“你想回家去吗?”不管怎样他还是问了出来。而Illya摇摇头,让Napholeon大大松了一口气。


他们最终又回到沙发上去了,Napholeon打开了电视,但说实话没人有精力关心现在在演些什么。就算电视一直放雪花Illya也不会在意的,他只知道和Napholeon在一起的感觉棒极了,事实上应该说,是比任何事情都美妙。但是一个小小的烦恼仍然困扰着他,告诉他这是不对的,他们不应该这么做。他们可是特工,U.N.C.L.E.的雇员。如果组织发现他们两人的事会怎么样呢?Gaby会怎么说?Waverly会怎么做?也许他们会被调配到不同岗位?他会被训斥吗?或是他们会将Napholeon从他身边夺走吗?


该死的,Illya当然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可是Napholeon身体的热度近在咫尺,大大干扰了他的思绪。Illya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该和自己的搭档说些什么。他转过身,发现Napholeon正盯着他。


“你还好吧,Cowboy?”


Napholeon只是轻哼了一声点点头:“你呢?”


“我也很好。”


“那就好。”Napholeon回答。


“只是......”llya沉吟了一下然后开口,但是话一出口就又犹豫了。Napholeon对他挑了挑眉,知道他显然是有所顾虑。


“只是什么?”Napholeon问道。


“只是我一直在想Lawrence那个人,还有昨晚你是怎么纵容他亲吻你的。你不需要这么敬业地扮演你的角色的。”


Illya明明白白的醋意总是让Napholeon感觉良好,此刻当然也是如此。尽管对两人现在状态的担忧和考量在心里发酵,Illya仍有胆量告诉Napholeon他不该做什么。


“你的意思是要因此批评我了?”


“是你鼓励他的。”


“你在嫉妒。”Napholeon咧嘴一笑。


“我只是在说事实。”Illya嘲弄道。


“但是那是为了任务,Perli。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不喜欢这样。”


“可是那是当然的啊,我做什么你都不喜欢。”


然而就在此时Illya吻上Napholeon,成功地让他闭了嘴。他一遍又一遍地亲吻他,觉得除了他之外没有人可以亲吻他,也没有人可以抚摸他。自从昨夜对这个人浅尝辄止之后,Illya发现自己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


他的手指自动地埋在对方深色的头发里,然后他沿着Napholeon的下颌一路吻到脖颈,捏住对方耳垂上柔软的肌肤,手滑进衬衫里面,在其腹部的敲打让Napholeon颤抖起来,呻吟出声。Napholeon在他亲吻的间隙叹了口气,拉着Illya的手,又把他引进了卧室。


-------------------------


他们都沐浴更衣,Illya又换回了昨晚的那身,因为Napholeon的衣服没有适合他的尺码,这一事实让他发笑。Napholeon出现在门厅里的时候头发还是湿的,穿着一条休闲裤和修身的衬衣。就算像现在穿得这么随意,这个美国人还是如此英俊,这一事实总是让Illya心情愉悦。他蓬乱的黑发滑落下来,而那双机敏自信的蓝眼睛正有点好奇地眯起来,盯着Illya微怔的样子。


Illya觉得最开始Napholeon吸引到他的就是那双眼睛,还有那明亮温暖的笑容。


“这些性事搞得我饿坏了,Perli,我们出去吃午饭好不好?”


Illya吞了吞口水,被Napholeon露骨的话弄得立马红了脸。这个美国人就是没羞没臊,而且尽管感觉有点不爽,Illya还是无药可救地沉迷于他还有他现在挂着的那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他确定不管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他都要学着去适应,因此最后Illya点头同意了Napholeon的建议。


----------------------


在附近一家餐厅吃过午饭,他们沿着街道散了一会儿步。正是盛夏,天气热得厉害,太阳的炙烤让Illya的衬衫不一会儿就黏在了他的背上,头也有点昏昏沉沉的。在他看来Napholeon带着薄汗的脸颊和脖颈好像在发光,他唯一想做的就是把他推到砖墙上然后吻他干涩的嘴唇,从他汗津津的手掌抚摸到脖子。


“我们去别的地方吧。”Illya快速地说。


“去哪?”Napholeon问。


Illya没有说话,只是一路把他领到了离公寓仅有几个街区的一个公园。


“我不知道你还认识这附近的路。”


“你应该更好地了解我的,Cowboy。”


很快他们找到一条空的长凳,静静地坐在上面。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两个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直到Illya打破了这个宁静的时刻。


“我们在做什么,Solo?”


Napholeon立刻明白了Illya的意思。


“我们在做正常人都会做的事,当他们相......”他停下了,沉吟了一会儿,然后只是对苏联人摇了摇头。“这很重要吗?没有人会对我们评头论足的。我确定Gaby不会,虽然不知道Waverly会怎么样。”


搭档的直言不讳让Illya有一瞬的僵硬。


“但是这个的后果会是怎样呢?”他有点绝望地问。


“你在担心吗,Perli?为什么不顺其自然呢,你会明白的。”


Napholeon的镇定让Illya有点恼火:“但是我们的工作怎么办?我们的任务呢?U.N.C.L.E.怎么办?”


“他们怎么办?”Napholeon重复道,Illya凝重的表情让他非常担心,他暗自祈祷上苍Illya没有后悔。


“这太危险了。我们可能会搞砸任务。我们在做的事是错的。”


“你现在要说这些吗?在昨夜和今天早上的一切之后?现在要争论此事吗?”


Illya咬住了嘴唇,他知道自己现在不应该想这些,他和Napholeon一样渴望这一切。


“你想太多了,Illya。”


“好吧好吧,那么,最后一个问题。”


Napholeon稍稍高兴了一点,所以点点头:“说吧,是什么?”


“你现在还是醉着的,是吗,Cowboy?”


Napholeon这次是真的大笑起来,笑声停下之后,他凑近他不满的搭档。“不是,我非常清醒。不过我刚刚顿悟了。”他在Illya耳边低语。


“什么?”Illya问,狐疑地等着Napholeon的解释。


“我意识到如果我真的渴望什么事,或者什么人,我就只需要去追寻。”


Illya又眯起了眼睛。“你昨天是真的喝醉了还是只是找借口把我骗上床。”他问道,脸有点红。


Napholeon又大笑出声:“不是的!我昨天是真的喝醉了,但我很高兴自己这么做了。”


他握住Illya的手凝视着他,发觉他搭档的脑袋里还盘旋着问题:
“我们要和Gaby和Waverly说什么?”


“不,什么也不说。我的意思是我们没必要说,对吧?”


Illya最终摇摇头:“嗯,我觉得没必要。”


尽管仍然对自己的决定有所犹豫, Illya暂时将他的纠结都抛在了脑后。




-------------------------




很快,他们的生活回归了正轨。


他们完成被分配的任务,Gbay在附近的时候都完美地假装一切正常,除了Illya偶尔在他们旅馆房间中间停下脚步,朝刚洗完澡的Napholeon投去匆匆一瞥:潮湿的头发,外在一侧的毛巾,和美国人经过的时候在耳边留下的放肆的低语:“盯着别人看可是很不礼貌的,Perli。”然后Gaby会叫他,把他从总是关于Napholeon的白日梦里面唤醒。


但是在他们假装结束了一天辛苦的工作各自回房后,Illya会溜进Napholeon的房间,或者反过来,来进行一场狂欢。


在结束了日内瓦的一次特别行动之后的日落时分,他们两个人靠在Napholeon公寓的栏杆上。Gaby去买他们先前侦查的时候看上的东西了。他们看着大街和楼下的石子路,在平静和放松的气氛里沉默着。


当Illya看向Napholeon的时候,他意识到之前自己从未对其他人产生过这样的感觉。可能他之前有过恋人,但他们带给他的感觉都无法和美国人相提并论。这很难言说,就好像Napholeon能完美地理解他,虽然他们是如此不同。这个美国人总是能看透Illya的心思,而Illya希望自己也能这么做。有时候他们将彼此按在墙上,在Napholeon的房间或是某条隐秘的小巷,他亲吻Napholeon的时候清晰地感觉到Napholeon的所思所想和自己完全一致。这种感觉非常棒,好像就该是那样。


Napholeon总是平静而且镇定,他无与伦比的自信能控制住Illya的怒火、焦虑和犹豫,他们与对方完美地契合。Illya曾经问过他为什么选择这么做,选择和他一起。


他从没期待过Napholeon这么回答:“我没有做选择,Illya。在我什么都没有来得及说的情况下它就那么发生了,我没法自控。”


Illya因为Napholeon能回答他抛给他的所有问题而羞恼,但这也正是他爱他的原因。他如此诚实地将感情用语言表达出来,而这对于Illya来说非常困难。


他希望自己也能这样,但是这大概只能随着时间流逝慢慢去学。Napholeon可能是唯一一个让他卸下周身所有防备的人,他知道他筑在心间的高墙在瓦解,因为是他允许那个他真正关心的人这么做的。事实上,这种状态听起来像爱情。Illya不知道那种感觉到底算不算是爱,但是应该与之很接近了。


Illya在思考那些每当他在Napholeon身边的时候都会想起的问题——当然,除了他触碰和亲吻他的时候,那时候所有纷杂的思绪都消失不见了。然后Illya隐隐约约觉得,站在他几英寸之外,直直凝视着充斥在橙色和朱红余晖的天空的Napholeon,看起来有点冷漠和疏离。


“你还好吗,Cowboy?”他问


“我很好。”


“真的?”


“真的。”Napholeon微笑起来,似乎是想增加这句话的可信程度,当然也可能只是被Illya突如其来的担忧逗乐了。


他们又陷入了沉默,Illya不禁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劲。


“不,有什么不对。怎么了?”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难道是因为咱们单独在这里差不多一个小时,却还好好地穿着衣服吗?”


Napholeon显然是被逗乐了,然而Illya可不这么觉得,他紧蹙着眉。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Cowboy。而且我了解你的,告诉我,怎么了?”


Napholeon时时刻刻挂在嘴角的笑容消失了,他叹口气,躲开了Illya的目光。


“我在想这过去的三个月。”


“什么?”


我们过去的三个月。”他简明扼要地回答。


“什么?”Illya又问了一遍,突然担心起来。通常情况下他才是那个思虑重重的人,这让他有点坐立难安:“Solo,到底怎么了?”


“你想知道?”Napholeon问他,挑了挑眉。


Illya知道Napholeon正在组织自己的语言,很明显他试着隐藏自己突然紧张起来的情绪,但是这种紧张感还是隐隐从他的话语间透出来。


“你看,Illya。我不是想给你施加压力,我只是,只是想说。”


然后Napholeon说了一句他从没说过的话,他觉得Illya准备好去听了。


“我爱你。”这就是他所说的。


Illya僵住了。就好像他们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这三个字让一切天翻地覆。Illya知道Napholeon能坦诚地面对一些事情,特别是持续了一段时间的困扰和压抑猛然爆发而出的现在。但是不知怎么地,尽管他竭尽全力了,相同的一句话他就是说不出口。


“嘿,没关系的Illya。”Illya陷入沉默的时候Napoleon轻声道。美国人伸手揽住他的肩膀:“别有压力。”


当黑暗笼罩他们的时候Illya忽然感觉自己糟透了,他想说出这句话,尽管他仍旧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但他知道这是Napholeon想听到的。


但最后他们只是都转过身沉默地注视着漆黑的夜空。


 


在这之后事情不知怎么地朝着糟糕的方向发展了。


Illya不断找着蹩脚的借口来避免和Napholeon在任务中呆在一起,而Napholeon觉得这种结局也是不可避免的,理解Illya的努力,他也开始和Illya保持距离。


没有责怪他的搭挡的意思,Illya只是想知道这一切是不是都只是一段幻想,一场梦境,一个无比梦幻而飘渺的故事,他说服自己这一切会持续下去,然而最终并没有。因为不论这种感觉是多么多么恰到好处,其他的所有事都大错特错了。


他们真正在一起的时光现在看来模糊又遥远,关于过往生活的记忆像是被深深埋藏在Illya心里,那些记忆不该在那里的,不可闻不可见,只是一种模糊的感觉,但是却比Illya曾见过和接触过的东西都更真实。


他知道要面对的现实错综复杂困难重重,也许他畏缩了。但是这一切与他和Napholeon在一起的时候感受到的那种纯粹的狂喜比起来不值一提,那种欢愉将所有的怀疑和忧惧统统碾作粉尘。


而Napholeon只是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这让Illya有点生气。他生Napholeon的气,更生自己的气,因为他居然天真地以为他们两人可以就那么保持现状。实际上他做不到,他有所渴望有所牵挂,从一开始就输的一塌糊涂。Napholeon比一切都要重要,这一认知让Illya的肠胃痛苦地搅动着。


此时的天气仿佛是Illya情绪的投影,尽管飘洒着雨丝,但是天空澄澈而明亮,就好像一直存在于Illya心底某处,只不过暂时被遮掩了的激情和希冀。


他记得曾与Napholeon在任务间隙在这样的天气里散步,后来又以纽约某条老旧巷子里的吻而告终。雨水沾湿了他们的头发和睫毛,然后顺着脸颊滑下,和欢欣的情绪一起包裹着他们。


然后Illya意识到自己必须做些什么,因为他没法再这样下去了,没法在他们因工作频繁接触的情况下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了——刻意忽视掉自己这么明显的感情之后他怎样才能好好活下去呢?


于是赶在他们下一次任务之前Illya拿起电话拨通了Napholeon的号码,他想尽快解决这一切。


对方终于接起电话,他说:“Cowboy,我要见你。”


“好的,Perli。”Napholeon简洁地回答。


Illya不确定?不自信?自己有点不知所措的表情,站在Napholeon门口的时候浑身湿透的样子,或是脸上因为无话可说而露出的浅淡笑容。Napholeon沉默地站在他面前,Illya控制着自己的脾气,不能奢求对方回应,不能轻描淡写地问他“我们这他妈是在做什么?”,也不能告诉Napholeon他很抱歉,为需要他和如此渴望他而感到非常抱歉。


“所以你来这干什么?”


“我想你,也想我们在一起。”Illya大着胆子承认。


Napholeon点点头把他让进房间,然后在他们反映过来之前,两人都躺到了Napholeon的床上,就那么沉默着紧挨着彼此。Napholeon将手指与Illya扣在一起,所有的紧张感和压力都消失了,只剩他们二人相处的这个瞬间,如此美丽而真实。


“我知道那句‘我爱你’吓到你了,Perli。我很抱歉,可能我是做错了。”


“不,你没有错,是我的错。”Illya的声音里明明白白带着愧疚。


“但我得说,我不后悔对你说了那句话。”


“嗯。”Illya嘟囔道,但是Napoleon把他微弱的回应当做了一种肯定——他需要某种东西让他安心,给他希望,让他不至于心灰意冷。


这点希望是Napholeon一直在拼命保持着的,让他坚持到现在。因为如果连最后一点希望都失去,他将彻底绝望死心。


 数小时后Napholeon在明亮的房间内醒来,阳光照进窗户,把屋内的一切都镀上金色,他意识到雨已经停了。他转过身,想再告诉Illya一次他有多重要,然而他的身边冰冷又空荡。


Illya离开了。


 




接下来的一天对Illya来说是彻头彻尾的折磨,他的心灵像是在地狱里煎熬,他觉得自己一定要疯掉了。不光思想上的绝望困扰着他,Illya感觉自己的生命之火在渐渐熄灭。




尽管他很清楚自己不是真的奄奄一息,可是每时每刻他闭上眼睛,他都会听到那个夜里Napholeon在车上带着醉意的低喃,重温他的双唇贴在自己脖子上的触感,感觉到他俯下身子压向自己,看到那天夜空里一闪而逝的光亮,就在那个晚上,他们…… 噢老天。这些记忆将Illya的内心蚕食出一个空洞,唯一能暂时阻止他回忆的,是他和那个天杀的美国人之间的事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这个想法:


他们都是危险的特工,要和危险的人打交道。事情会被全部搞砸,任务会失败,而Napholeon会因为他而有生命危险——这正是他必须要避免的:伤害自己在乎的人,自己爱的人。感情上的依恋是Illya可以放弃的东西,但是试图弄清究竟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怎么办比较好的强烈意愿让Illya精疲力尽。


也许Napholeon是对的,他想得太多了,很多担心都是没有必要的。


昨天与Napholeon的见面本该是一次令人心碎的告别,它意味着一句“和你在一起如此美妙。”,意味着一句“那是我最快乐的三个月。”,也许还意味着一句说不出口的“我爱你。”。但是老天,这根本不够。


Illya想找到什么东西让他从正在经受的痛苦中缓过神来,但事实上他知道他找不到,根本找不到。他也明白Napholeon现在也受到同样的煎熬,为什么他总是这样该死的自私?就那么匆匆逃出Napholeon的公寓的时候,自己他妈的究竟在想些什么呢?Napholeon没有打电话,什么都没有做,就像Illya猜想的一样 。


他知道Napholeon在等着某一天他回心转意,不管何时他准备好了。


他得回去,他必须这么做因为他还欠Napholeon一个解释,尽管他清楚这个人比他还了解自己。而且他们几天后就要飞往北京,Illya不想在踏上这段漫长旅程的时候还没能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


 


 


当Illya再次出现在Napholeon门口的时候,Napholeon只是给他留了个门,既没有邀请,也没有拒绝的意思。Illya从他的呼吸和淡淡的笑容上捕捉到了酒精的影子,开始觉得自己可能来得不是时候,因为他想在Napholeon完完全全清醒的状态下和他谈谈。但是他现在已经在这儿了,而从过去的经验看逃避一点忙都帮不上。于是他退而求其次,至少保证在和Napholeon面对面说话之前拿走了他手里的酒瓶。


“这对你不好,Cowboy。”Illya开口,看着那瓶液体和咖啡桌上半空的酒杯。


“什么?你在乎这个吗?”Napholeon并没有看他。


“我在乎。”Illya哑着声音回答。


Napholeon仰头饮尽杯子里最后一滴液体才开口道:“你对我心软了吗,Perli?”


“我很担心。”


“酒精要不了我的命,但是你在这儿可不一定。”


从Napholeon的回答里Illya听出美国人还带着醉意。


接着是几分钟可怕的沉默,然后Illya突然意识到他们两个是多么靠近。Napholeon坐在沙发上,Illya则靠着几英寸远的咖啡桌站着,他又想了一边这真是一个糟糕透了的主意,但是接着他觉得自己必须让一切画上句号了。他曲起膝盖身体前倾,把一只手搭在Napholeon的胳膊上,希望与他接触感受到他身体的热度可以让他停止没完没了的杂念,这确实有效,但是老天,同时也让他非常不好受。


Illya慢慢凑得更近,注视着这个他曾经从其身边逃开的人。


 “我们得谈谈。”Illya低声说,但是不知怎么地,到现在他还是需要控制自己不要语无伦次。


“好啊,说吧。”


Napholeon腔调里带着怒意,像扇向Illya的耳光。他突然希望这个人是喝醉了的,这样他就可以把这归咎于酒精。因为Napholeon几乎不会生气,他有时候会讽刺他人,甚至会冷眼相待,但是从不发火,特别是不对他发火。Illya有点退缩,想着这一切可能都是自己应得的,是自己他妈的活该。


于是最后Illya只是说到:“我们不能这么做了。我不能这么做了。”


“嗯,你昨天从我身边消失的时候我就明白这个了。我得说你身手敏捷,值得表扬。”


Illya明白自己伤害了他,而且怎么也无法弥补。他很抱歉,但是仅仅把抱歉说出来让Napholeon知道是毫无意义的。


Napholeon现在抬起了头,Illya有点希望他因为自己无法弥补的错误给自己下巴来一拳,但是他只是得到了几句话,典型的Napholeon风格。


“Illya你看,我承认自己的感情因为他确确实实就是那样,我告诉过你不指望你做出同样的回应,而你选择和我保持距离,我也完全能理解。Illya我自己能应付得来,真的可以。因为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你有选择恋人的自由。我没有逼你,但是你却又回来找我,这真的把我搞糊涂了。所以告诉我,你到底想怎么样,Illya?”


除了有些重复的用词,Napholeon看起来镇定而又清醒,他说话的语气好像面对的是一个孩子。


“Illya你想要什么?如果你不想再要这一切,有为什么出现在这儿?”


“我,我不知道,Solo。”


“你不该在这儿的,Illya,你该做的是离开。”


“拜托……Solo”


“那就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


Illya低着头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他抬起头对上Napholeon的视线,觉得怅然若失。


“Illya,你知道没有两全的法子。”


“你要我做选择。”


“不,我是在问你想要什么。”


像往常一样,Napholeon好想能看透他的想法直击他的灵魂。Illya受够了,受够了他总是这么容易看透自己,受够了自己的冲动,受够了Napholeon那种关于什么事都是对的的感觉,特别是他们之间的事。


“你非得这样吗,Cowboy。你快让我疯掉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因为我想控制住自己的想法。我和你一起的时候完全做不到,这吓到我了。你吓到我了,Cowboy。我的思路一点也不清晰,因为你总是那么完美又坦诚。”


“你在说什么呢,Perli。我不完美,也不诚实。我是个追寻肮脏利益的贼,怎么可能一直坦诚。”


Illya因为他的回答而叹息的时候,美国人补充的一句话触动了他的心弦:“你意识到自己刚刚承认了对我的感情了吗?”


Illya终于放松下来,因为他刚刚把一切都告诉Napholeon了,Napholeon也松了口气,嘴角带了点笑意,脸上出现了欢欣的影子。但显然Napholeon觉得还得多说点什么。


“你想要什么,Illya?想要我们忘记这些然后回到以前的状态吗?”


“说实话我想不了那么多,Solo。”


“不,你可以的。你知道你想要什么知道你的感觉如何,这就是最关键的。”


“但是如果我的所求不是正确的呢?”Illya叹息。


“你觉得我们俩之间的事是错的吗?但我们怎么知道它什么时候就能是对的呢?”★注


Illya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会儿,然后......


“我知道我爱你。”


听到这句话Napholeon到呼吸窒住了,因为这是Illya第一次这么说。显然,Illya知道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要是这还不够呢?“Napholeon疲倦地问。


Napholeon脸上有点无助的表情让Illya知道该结束谈话用行动证明自己了。


Illya注视着Napholeon,他眉头紧蹙,头发乱糟糟地滑过前额遮到眼睛。Illya心里痒痒的,有一种伸出手去抚摸他的冲动。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Illya拨开Napholeon到头发,亲吻露出的眉毛,用手指抚平Napholeon额头上因忧虑而产生的折痕。


“对不起solo,我是个傻瓜。你知道这一点的。我很抱歉。”Illya低语。Napholeon的蓝眼睛里带着什么东西,老天,那双眼睛鼓励着Illya,好像在说“为什么不展示给我看呢?”


  


Illya将让他知道自己是多么抱歉。


  


他的手指向下划过Napholeon的脸颊,然后沿着他下巴和脖子边缘的曲线亲吻到他的肩膀,接着Illya将微张的双唇紧贴上去,吮舔着Napholeon的肌肤。Napholeon低下头捉到Illya的嘴唇,急切地回吻了他,让Illya与他唇齿相缠。


Illya的胳膊搂在Napholeon的腰上,把他紧紧抱着。Napholeon身上的衬衫快把Illya逼疯了,因为现在Illya只有一个念头:让他从那些该死的衣服里出来,然后感受触碰到他的时候手指的灼烧。


Illya想干什么几乎是显而易见的,因为纠缠间他们已经进到了卧室。


Napholeon的衬衫现在半开着,从他的肩膀滑落到Illya的手上。后者闭着眼睛,头靠在Napholeon的肩膀,嘴唇贴上他的脖子,他暴露出脆弱的咽喉,只是全心汲取着他的味道和此刻到感觉。


然后Napholeon首先动了,借着将两人身体按在门上的动作关掉了卧室门,半吻半咬在Illya脖颈。Napholeon嘴唇到感觉温暖又熟悉,但却它是如此令人振奋,以至于Illya心跳不已,他的呼吸变成破碎的喘息。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愚蠢到家了才想要让这一切过去。


当Napholeon加大力度吻他到时候Illya呻吟出声,脑海里乱糟糟的,像是几个星期以来纷繁的一切都灰飞烟灭。当他终于脱离Napholeon的掌控,Illya已经完全沦陷了。


 


Napholeon抓到机会,把他按到床上,彻底脱掉了衬衫。




“我希望你不会再从我身边消失了,因为如果你再这么做,我……”


Illya急切地打断了他,让美国人脑海中吵吵闹闹的怀疑安静了下来,喃喃道“我不会,我发誓我不会的。”




很长时间之后他从床上醒来,感觉到Napholeon在他身边沉睡,温暖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脸上,手臂紧搂着他的腰。Illya觉得这里就是他的归属。因为如果这都不是的话,哪里还会是呢?


 注:原句but how do we really ever know when it is right?才疏学浅实在不知道怎么翻译非常抱歉!【大哭



评论

热度(104)

  1. iamlivingforthemoment改名是大势所趋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