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livingforthemoment

【美苏】德尔·弗洛里亚裁缝铺 01羊毛围巾事件

嘤嘤嘤萌死了

傻鸟阿鸢:

旧文……


配对:Napoleon SoloXIllya Kuryakin
分级:G
简介:傻白甜的办公室恋爱【或者说是致力于闪瞎同事的美苏组】






Napoleon Solo加入UNCLE局已经进入了第二个年头。他和他的苏联搭档合作越来越默契,结案率也是连续两年的冠军。收到情报,开会分析,分配任务,合作歼敌,最后回到总部,文书汇报——他的生活总是千篇一律。然而,他发现他的心态在慢慢发生改变。最明显事实是,他越来越喜欢和金发的大个子一起出任务了。他会比以前更在意对方的看法,更关心对方的安全,更乐意付出时间和精力来满足对方不经意提出的愿望。这不太对,他告诫自己。

他之所以发现了这个令他苦恼的事实是因为前阵子UNCLE总部新来的一个数据分析师。她是一个皮肤白皙的红发姑娘,名叫Lizzy。

Lizzy十分热情,刚来不久就和整个办公室的人打成了一片。她会带一个野餐篮子来上班,没错,那种藤编的,还衬着蓝白相间的格子餐布。同事们经常会在里面发现自制的曲奇饼,罐装的橘子酱或者巧克力布朗尼。Lizzy的手工艺也很好,她给Waverly的斗牛犬织过带着斑点的毛衣,为会计Susan的小女儿的芭比娃娃缝制了时下最流行的裙装,甚至还送给Gaby一个粗毛线的茶壶套。

Solo跟她不算熟。因为他总是在不间断地出外勤,很少有时间能在总部逗留超过一周。但Solo一直确信,如果他想深入了解一个姑娘,向来只需要一个夜晚的长度。他摸摸下巴,深刻反省自己。毕竟游戏花丛多年,有时候一个微笑一个眼神,就可以确定对方是否有意愿和自己共度良宵。但从什么时候起,他居然开始了禁欲之旅?两周前?还是上个月?也有可能已经持续了大半年了。

局子里并不是没有姑娘给他暗送秋波,他都一一婉拒。“我不喜欢办公室恋爱,亲爱的。”他的借口万古不变,“面对你昨晚的床伴,你很难在工作的时候觉得不尴尬,不是吗?”

Solo难得有余暇(他完全忽视了Waverly交给他的日常文书工作)。他思索着这世纪难题,舒服地坐在椅子里,双脚交叉翘到办公桌上,看Lizzy像灵雀一样在屋中来回穿梭,时不时停下来和同事聊上两句,发出悦耳的笑声。他看得出,这办公室的大半男人都被她或多或少吸引了。

他的苏联搭档从门外进来,为了躲开倒退着的红发姑娘而撞到桌角,导致怀中的一大摞文件飞散满地。Lizzy一遍遍地道歉,并蹲下去帮高个的金发男人捡拾纸张。Illya对她温柔地微笑起来,表示自己丝毫不介意。红发姑娘顿时满脸通红,然后轻轻捏了捏对方的大手。

Solo眉峰耸动。

他把自己的不爽归咎于Illya抢先勾走了自己喜欢的姑娘上。毕竟那姑娘也确实是Illya的型。娇小可爱,精力充沛,连脸上那可爱的雀斑都是加分点。他眼看着平常沉默寡言的苏联人抱着那一堆资料和Lizzy谈笑风生,说了一会儿话,居然展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和左脸上的酒窝。“愚蠢。”美国人嘀咕了一声,站起身来打算给自己冲杯咖啡。

“她很可爱。”Gaby在Solo握着咖啡机压杆的时候出现在公共厨房中,靠在流理台上吃起了Lizzy送她的苹果派。

“抱歉?”

“我是说Lizzy。”Gaby咽下了一口食物,“别跟我说你不喜欢她。”

Solo耸肩,不置可否。

“我听说她已经和Illya约会了几次。”德国姑娘走近了两步,低声说道。

“我以为你会反对?”Solo关掉咖啡机,露出讶异的神色,浮夸得很。

“拜托,我和Illya才没有什么。而且,Illya也已经有喜欢的人了。”Gaby意味深长地一笑,顺手拿走了Solo面前新鲜出炉的咖啡,“谢谢你。”

美国人只能摇了摇头,重新打开机器。等到杯子装满了热水,他才意识到他忘记添咖啡粉了。



Solo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偷听别人谈话的。他只是在吃完午饭从电梯口走向办公室的拐角处看到了迎面走来的Illya和Lizzy,所以鬼使神差地退了一步,把自己隐藏在墙后。这是为了避免尴尬,他想。然而,两个人并没有像他意料中的那样从这个路口经过,而是在前一秒停了下来。这使得美国特工能在不被人发觉的情况下听到他们说的每一个字。Solo完全可以转身离开,但他又无法抵御这种可以发现自己搭档秘密的诱惑,或许日后他可以拿这个开个玩笑呢。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屏住了呼吸。

“……想请教你如何在这里点缀另外一种颜色……”Illya的声音被故意压低,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他在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

“最难的部分在最开始两根线的结合。”Lizzy用着同样的音量,“你看,你要先把针从这里穿出去,给毛线打结,然后在从下面绕过来……”Solo惊讶地挑起了眉毛,他感到Lizzy在耐心地教导着Illya一件很神奇的事。

“十分感谢你,Miss Young.”Illya礼貌地说,“为了回报你的善意,我希望可以请你吃晚餐。”

“拜托,叫我Lizzy。”红发姑娘回答道,“关于晚餐……那样的话将会是你第三次这么做了,Illya. 同事之间已经开始有关于我们的流言了。”

“关于什么?”

“噢,你真是块南瓜派。”Lizzy用一种充满恼怒与喜爱的语气说,“如果不是我知道你心有所属,我一定会以为你这是在追求我。”

“什么!当然不!”Illya仿佛受到了惊吓,“我只是……我只是希望能对你为我付出的耐心和时间表示感谢。”

“嗨,这没什么。”Lizzy轻松地说,“你织得很好。我确定收到这份生日礼物的女孩一定会喜欢的。她非常幸运,能得到你的心。”

“呃……谢谢你。”Solo第一次听到一向行事果断的大个子语气里带了点犹豫。“因为上个任务有点困难,所以我的进度落下太多。”

“但是我始终认为深灰色加一点墨绿并不是很适合姑娘的搭配。”活泼的姑娘似乎并未发现对方的反常,“或者你可以试试明亮的橘黄色?今年流行这个。”

“没这个必要。”苏联人干脆地说,“我觉得他,呃,她会喜欢稍微深一点的颜色。”

“他?”

一阵沉默。Solo甚至能想象出金发男人脸上那种嘴唇半张的迷茫样。

“不,你听错了。我是说她。”Illya语速飞快。

“放轻松,大个子。”Lizzy笑道,“我是个很好的保密者,而且,我完全不介意这个。”

“我并没有说……”

“事实上,这很不错。起码我知道你之前拒绝我不是因为我不够好。”最后,红发姑娘这样说。

走廊上又恢复了寂静。



两个星期后,Solo早上一进办公室就发现自己的桌子上放了一团毛茸茸黑乎乎的东西。一开始他误以为是什么灰色长毛兔之类的,等他靠近才辨认出那是毛线织成的衣物。

“生日快乐,Solo。”Gaby从前桌递过来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把它放在一堆文件的最上面,“送你的。”

“谢谢你,亲爱的。待会儿我再猜这回你又送了我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黑发男人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他把桌子上那一团东西抖开来,上上下下地看了一遍,愣了几秒,然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这是什么?”德国女孩皱着眉问,“毛线毯子吗?”

“我的倾慕者为我织的围巾。”Solo大声说,不出意料地看到邻桌那个把头埋在报纸后面的搭档不自在地挪了挪屁股。为了个人安全着想,他决定还是不把这件事情说明白会比较好。

他冲着那上下颠倒的报纸摇了摇头,然后把围巾绕到自己定制西装的外面,扯过其中一段举在Gaby眼前,炫耀一般地说,“你看,这里还有一些墨绿色,很可爱。”

“你简直像个傻瓜。”Gaby嫌弃地说道,“你们俩都是。”她怜悯地看了一眼边上的大个子,把头扭了过去。

“没错,Gaby,没错。”黑发男人自言自语道,微笑起来。

【END】

评论

热度(58)

  1. iamlivingforthemoment傻鸟阿鸢 转载了此文字
    嘤嘤嘤萌死了
  2. 色んな物傻鸟阿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