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livingforthemoment

【The Man from U.N.C.L.E.】【Illya/Solo无差】洋娃娃和小熊跳舞 II

我们毛熊太可爱了

阿乾:

原作:舅的男人


西皮:Illya/Solo,斜线前后不代表攻受


分级:PG13




*脑洞段子集,大概没什么连贯剧情,不要在意细节


*木有肉,求也没用




Part I






II. 麝香与苦橙花




Illya刚刚打了他在五分钟内的第十个喷嚏。


“你感冒了?”Gaby放下手里正在保养的枪械,她近来越发觉得自己在U.N.C.L.E.小组的角色定位其实是带孩子。


“俄罗斯人从不感冒。”Illya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鼻音,通红的鼻尖和湿润的眼眶让这句原本就毫无说服力的发言听上去更像是小孩子不满的哼哼唧唧。


“感冒没什么丢人的,红色恐怖。”Solo满怀同情似的拍着Illya的肩,“多喝热水。”


Gaby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你能对这两个家伙抱什么期望呢?她开始在脑子里一件一件梳理片刻之前发生过的事。


Solo大约在十五分钟前出现,而五分钟之前一直静默着的Illya突然打了个喷嚏。今天的Solo似乎有哪里不太一样,Gaby面无表情地研究着前方英俊的美国佬。


“……你换香水了。”她得出结论。


“而你用了二十分钟才发现,真是伤透我的心。”虽然他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在伤心。


Gaby吸了吸鼻子,香草,柑橘和麝香。她对香水算不上有多少了解,只能勉强辨认出这么几种。Solo身上的气味比往日略显辛辣,有种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就个人而言她并不讨厌这个味道。


然而——


“……阿嚏!”


Illya的第十一个喷嚏。


“Illya对你的香水过敏。”Gaby总结。




“这可是我刚入手的新款!”Solo的抱怨隔着冲淋的水声显得不甚清晰,“德国佬和苏联人在不解风情这一点上真是不相上下。”


不解风情的德国佬和苏联人不约而同地冷哼一声。


“如果Illya的过敏症状不缓解今晚你就只能自己一个人出任务。”Gaby善意地出言提醒,“恕我直言,我不觉得你能搞定。”


“我本来就更擅长单独行动。”


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Solo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出现,看起来莫名地像一只刚从水里爬出来的大型犬。Gaby忍住了没有笑,而Solo对此毫无自觉,感觉良好地踱步到房间中央,环视着他的同伴们。


“我要换衣服了,女士请回避一下?”他扯了扯浴袍的带子,“当然你想留在这里围观我也是完全不介意的。”


Gaby对这个提议嗤之以鼻,离开时没有丝毫留恋。Illya稍稍落后几步,出门前被Solo拽了一把。他回过头,皱起眉毛露出一个介于疑惑和不耐烦之间但在旁人看来往往会误读成迷惘的表情。


“Illya你得留下来。”Solo的神态和语调都显得很正经,“我必须确认我的搭档不再对我过敏。”


“所以这就是你的确认方式?”Illya垂下眼睛看着Solo。


“所以……你现在感觉好点没?还想打喷嚏吗?”Solo答非所问,用一种轻柔而暧昧的语调。


这个美国人又在搞什么鬼。Illya往后退了退,但他目前其实并没有退路。他挺直的脊背已经与门板贴合成一条直线,而Solo就挡在他跟前,伸出一条胳膊撑在他旁边的门板上,双方之间的距离近得他能感觉到Solo皮肤上温暖的水汽。理论上而言此刻的Solo从头到脚都是大写的性暗示,如果他面对的是位同他一样解趣的女士,那么下一步他们就该滚到床上去了,理论上。可惜Illya不是女士,并且他比Solo高——了不止一小截。


如此近距离下Illya必须低头才能看到Solo的眼睛,使得这本该是调情的架势显得不伦不类。


一丝苦橙花的气味钻进他尚有些阻塞的鼻腔,清新得不似美国牛仔的一贯风格。Illya回忆了一下稍早之前那个让他打了一连串喷嚏的麝香调,觉得现在这个闻起来像肥皂一样的Solo要顺眼得多。


哦,麝香。


“我说……你不会是真的相信麝香有催情效用那一套吧?”


“……什么?”


突然转换的话题让Solo一时没能反应过来,而Illya似乎是从鼻子里嗤笑一声。


“香水里所谓的麝香都是人工合成的化学品,跟那种传说中由雄性麝鹿发情时的分泌物提取的神秘的东方香料从本质上来说没有任何关系。”他皱着眉毛,表情如同他批评Jean Patou的风格过时又臃肿时一样严肃,眼神中流露出不要告诉我你连这都不知道的鄙夷。


Solo还在思考他们为什么会突然讨论起天然麝香与人工替代品之间的差异。他原本的计划只是小小地调戏一下Illya,然后Illya会炸毛,那他就能乐呵一下,他甚至能想象到Illya夺门而出时发红的耳廓。可现在对方这种平淡的反应实在是让他感到,无趣,和一些状况外的无措。


一滴水珠从Solo的发稍掉落,在浴袍松散的衣襟上留下一个深色的印记。


Illya突然有了个主意,他几乎是同时意识到这是个馊主意,无聊至极。但是为什么不呢?总不能每次都让Solo玩这种把戏,这不公平。


“而且我觉得……”他刻意在此处停顿,俯下身凑近Solo,贴在对方颈侧深深吸了一口气。


Solo被他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本能地想要后退,但Illya的胳膊不知何时环在他腰后,形成一个坚实的禁锢。Illya能感受到Solo的僵硬,身前的人绷紧了肌肉,似乎进入一种备战的状态。牛仔先生也不总是像他表现的那么游刃有余嘛,这个发现让Illya心情愉快,大概恶趣味也是会传染的,所谓的近墨者黑。他微微抬头,轻浅的鼻息蹭着Solo的皮肤一路上行。


“你现在的味道更诱人一些。”


这一句几乎是气声,贴着耳廓钻进Solo的耳朵里。


Illya说完就放开手,在Solo退开的时候貌似是无意地扯掉了他浴袍上那条松松垮垮聊胜于无的带子。然后他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感谢伟大领袖列宁同志,牛仔老老实实地穿着他的内裤。


Illya维持住了自己淡定的表情,伸手拨开Solo额前的碎发。


“半小时后出发,别让我等太久,牛仔。”


离开时他像个绅士般优雅地带上了门。




扳回一局的感觉真好,Illya忍不住微笑起来。


一门之隔处,终于回过神的Solo默默捂住了发烫的耳朵。






TB应该会C

评论

热度(73)

  1. iamlivingforthemoment阿乾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们毛熊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