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livingforthemoment

【The Man From U.N.C.L.E.】【美蘇】超短篇:Dream

illya太让人心疼了

雪子:

伊利亞淺眠,這個蘇洛知道。




所以對方睡著之後,蘇洛總是略略挪開身子,以免他被最輕微的觸碰弄醒。然後,蘇洛會隔著那幾厘米的距離靜靜看他,看他放下一切防備的睡顏。




有時候,伊利亞在沉睡中會突然皺眉,睫毛牽動著投在臉頰上的影子輕微抖動。




蘇洛一直只是猜測他可能夢到什麼。直到某個嚴寒的晚上,他們在一間暖氣壞掉的安全屋裡不停喝酒取暖,伊利亞醉得快睡過去的時候告訴他,他經常夢到十歲的那個冬天,他追著載走父親的囚車,不停的跑不停的跑,最後摔倒在一堆雪裡;夢裡的雪會翻騰,他被捲進深不見底的雪洞裡,什麼都抓不住,只緊緊握著父親留給他的錶。說這話的時候除了因為醺意而低垂的眼瞼,他沒有什麼別的表情。




第二天,以及往後的日子裡,伊利亞都沒有再提起這個夢,蘇洛也從來沒有拿這件事問他什麼。只不過,以後再看到伊利亞在睡夢中緊蹙眉頭,蘇洛都會很輕很輕地靠攏過去,而伊利亞也總會順著他體溫的方向依偎過來一點,再一點,最後倚在他懷裡。




蘇洛垂眼再看時,伊利亞的眉頭已經舒展開了。



评论

热度(47)

  1. iamlivingforthemoment雪子 转载了此文字
    illya太让人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