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livingforthemoment

【The Man From U.N.C.L.E.】【美蘇】秘密

哇哇哇哇哇

雪子:

本來這應該是任務中最簡單的部份:他們只需要像店裡的普通情侶那樣吃飯品酒聽音樂,適時搭肩摟腰跳個舞,暗中記下目標人物的活動和偏好,方便策劃如何出手。




沒料到的是這家服務男同性戀情侶的地下夜店喜歡搞噱頭。酒喝到一半,突然響起歡快的管樂聲,一位穿著亮綢黑禮服的主持人跳到舞池中央。




「Gentlemen!今天是本店開業五週年紀念,為了慶祝,我們給大家預備了一個驚喜--」




全場響起掌聲和歡呼。伊利亞不自覺地備戰似地坐直了身子,蘇洛則是微笑聳聳肩,又呷了一口紅酒。




「我們誠邀大家來玩一個小遊戲:規則很簡單,先由本人抽一個檯號,抽中那檯的兩位需要在箱子裡抽籤,然後按籤上的要求做一件事。完成之後,兩位會得到本店送出的珍藏陳年紅酒一瓶和一對紀念金牌。」




後來他們才知道這家店以前也玩過這個遊戲,籤上的要求有繁有簡,最簡單的莫過於要求情侶嘴貼嘴親三十秒,最複雜的是要兩人模仿店家的舞蹈員做出一套花式舞姿,而最尷尬的要算是其中一人必須隔著衣料親吻另一人的胯下。




伊利亞應該感激他們抽到的不算最難也遠非最尷尬(是的,主持人打開抽出的小紙團後高唱出來的正是他們的檯號),但當看到蘇洛從籤盒裡抽出的紙條寫著「來一個讓全場賓客熱起來的火辣之吻」時,伊利亞的臉還是黑成了莫斯科暴風雨前夕的天空。




在一片如雷的掌聲中,蘇洛站起身,面帶笑容向四周微微欠身,繼而優雅地把伊利亞牽起來,給了他一個擁抱,順帶湊近他耳邊輕聲道:「沒事的--你不知道怎麼做的話,交給我就好。」




這句話惹得伊利亞火更大:什麼意思?這隻牛仔把他當成什麼?給修道院養了半輩子沒見過世面的唱詩男孩?他可是KGB出身,什麼都會、無所不能的最優秀特工!不就是一個吻嗎,要火辣而已嗎,他今天絕對要給Cowboy一點顏色看看,證明就連演藝類(?)的才能,KGB都比CIA出色多了!




蘇聯人內心的烈火熊熊燃燒,不等蘇洛準備好,就一把捧住對方的臉狠狠親了下去。




蘇洛顯然沒想到伊利亞有這一著,被親的剎那像受了驚嚇的小狗崽般「嗚」了一聲。




哼哼,知道我的能耐了吧,伊利亞心想。他舌上的動作非常勤快,雙手也開始下移,右手從美國人的肩膀一路滑落到胸前摩娑,左手移到腰間,半摸半捏了好一陣,再繞到背後,一吋吋往下挪。就連下半身也沒閒著,一腿當支點另一腿跨出,半勾住對方的小腿。




經受這火熱到不行的對待,向來視任何情色相關任務為小菜一碟的蘇洛,竟然一直克服不了最初的詫異,配合得有點手忙腳亂,除了勾住對方的脖子之外不知如何是好。




Fifty points to KGB。




伊利亞是在覺察到下身被詭異的硬物頂住的時候才驀地停下所有的動作,這時店裡的尖叫口哨和掌聲都快把天花板給震下來了。而蘇洛的臉一片緋紅,眼睛瞪得老大,凸眼金魚一樣張著嘴看他,完全忘了要遮掩下半身太過引人注目的突出之處。




這副模樣蠢到了極點,卻還是那麼他媽的好看。伊利亞突然覺得從髮根熱到了腳趾尾,大有破門跨欄跳進外面那條河裡的衝動。




他們順利得到了紅酒和金牌(上面刻著「此情不渝」字樣)。駕車回他們為假扮情侶扮到底而暫時同居的安全屋時,有好一段時間兩人都沒有說話。




最後是努力好好控制駕駛盤的蘇洛先開口。




「Peril--」




「閉嘴。」




「我只是--」




「閉嘴!」




「剛才你--」




「閉。嘴!」




伊利亞的手開始抖了。蘇洛識相地閉上嘴,他可不想駕駛途中被一頭狂暴的俄羅斯熊手撕車頂,車門或擋風玻璃。




但過了一會他畢竟還是憋不住,嘆了口氣。




「Peril--」




「不。准。說。話!」




蘇洛有點沮喪。「好了,你要是那麼討厭親我--」




「不是!」




伊利亞衝口而出。




車子戛呀一聲煞停,車廂裡死寂了十秒,然後一個巨大的秘密在空氣中爆開,噼噼啪啪噼噼啪啪,煙火一樣彩色又明亮。




在暗黃的車燈之下,伊利亞的臉漲成了赭色,連嘴唇都不可思議地像抹了Dior新季的酒紅色口紅。他猛然偏過身,側靠在副駕座上,背對著美國人。




「開車。」




蘇洛乖乖照做了,嘴角的笑意有點迷濛,像戀愛中的人臉上常見的那種。




三天後,他們的情侶身份就再也不是假扮的了。



评论

热度(57)

  1. iamlivingforthemoment雪子 转载了此文字
    哇哇哇哇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