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livingforthemoment

[秘密特工|Napollya|美苏]Love Mission

好甜哦 露出痴汉般的笑容

冬醐罐子:

*很早之前的小料文之一,整理一下存一存






Love Mission


 


1、


 


“我并不介意这样的安排,只是对Peril来说,不太公平。”


“不,我会证明你错了,Cowboy!”


 


Napoleon·Solo已经站了20分钟了,他不得不换左腿弯弯,好让它们没有那么难受。而他身旁的搭档Illya·Kuryakin则笔直的像个正在受阅的士兵——虽然他并没有刻意昂首挺胸。Solo只希望Waverly不会注意到他偷懒的小细节。


毕竟他的秘密办公室里有质量上乘的实木桌子、柔软的青皮沙发和维多利亚时期雕塑,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不过这也让Solo开始质疑,Waverly是如何争取到足够的资金去布置自己的办公室*。当然,或许他该放弃这个愚蠢的想法,在被遣返回CIA之前。


 


“你们的回答很有意思。”Waverly挑了挑眉,似乎在思考着刚刚的对话。


“U.N.C.L.E成立不久,但表现很出色。尤其是你们,我不得不赞赏CIA和KGB培养出了优秀的人才。”


 


或许Waverly该感谢的是Solo参加的二战战役或者Illya待过的劳改营,他猜想这两段经历,会比CIA和KGB教会他们更多。


 


“不过对于假扮情侣这件事,在第一次任务中,Kuryakin确实没有表现出特工的水准,所以我并不介意你们为此展示实力。”Waverly向后靠坐在椅子上,似乎颇为满意这样的安排,就好像下午茶搭配了小松饼般让人愉悦。


 


“那次只是意外,Sir。”Illya试图去解释,他并没有在第一次任务中被Gaby“耍”的团团转,而在Solo看来,他只差为此献身了。


 


“我相信Solo先生会更游刃有余,或者你可以教会Kuryakin一些‘爱护’爱人的技巧。你们要试着在24小时内表现出与某人坠入爱河,这是个秘密任务。如果任何一方露出破绽,任务就失败了。”Waverly友善的笑了,“我会派优秀的特工时刻记录你们的行动,祝你们好运,先生们。”


 


 


2、


 


Illya走出Waverly的办公室后,就后悔了。


事实上,他非常清楚自己在开锁和约会两方面不是Solo的对手,但他不想看到对方得意和自视甚高的资本主义嘴脸。所以苏联特工决定完善自己在交友方面的能力缺陷,试着像一个美国人一样,爱上汉堡包、杰克丹尼*和享乐式爱情——不过,汉堡包还是算了。


 


“你看起来后悔了。”Solo站在他身旁,看着他。


“24小时后见,Cowboy。”他说完,就顺着走廊离开了。


 


显然Illya并不想在这个时候,承认自己做了愚蠢的决定,可他会试着完成任务,如同往常一样。


 


如何表现出坠入爱河,也许并不是难题,只是需要一个愿意配合的恋人。


关于这一点,Illya完全没有头绪。


他既不想轻浮对待一段感情,也不想用24小时去伤害一位美丽的姑娘。


也许他早该保留一两位女性的座机电话,或者试着和Solo一样,在每个周末参加Party与酒会。


当Illya正坐在公寓客厅喝着一杯加了冰块的尊尼获加蓝方*时,Solo用钥匙转开了大门。


“我们临时租住在一家公寓,记得么?”


Illya并没有给予Solo回应,他晃了晃着手中的玻璃杯,听着冰块发出的碰撞声。


Solo脱下了他的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


“如果是我,会试着上街走走,女士们可不会坐在家里等你。”


“不用你教我做什么。”


“只是友好的建议,顺便一说。”Solo松开了自己的领带。


“别去找Gaby帮忙,她是记录我们的优秀特工。”


也许他该谢谢Solo善意的提醒,只是Illya还没有想到请Gaby帮忙。


 


“你回到了这,说明你对自己很有信心,你相信24小时会赢过我。”


Solo并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他解开了衬衫的领口扣子,让自己放松放松。


“我在回来的路上,预订了一家意大利餐厅,购买了一束将会准时送达的玫瑰,一件精致的礼物和一瓶新的古龙香水。如果你认为我并不尊重对手,我想这是误解。”


Illya看着酒杯内的冰块逐渐融化在威士忌里,他甚至忘了在那之前喝掉它。只是苏联特工没有想到,Solo可以在短时间内做出那么多足以讨好女士的安排,他打赌对方更不会忘记在晚餐后的“送你回家”。


Illya看了看父亲的手表,时间显示5:30。夜晚是寻觅和获得机遇的最佳时期,而他却还没有开展行动。如果他失败了,那一定是因为他喝掉了Solo收藏的一整瓶尊尼获加。


“很好,看来你已经有了目标。”


他喝掉了冰凉的威士忌,留了两个冰块在杯底。Illya认为自己可以去碰碰运气。


他不情愿的站起了身,走向大门,尽量避免与Solo有所接触。


 


“如果我是你,会换上西装。”


 


Illya·Kuryakin被美国先生拦在了门口,他开始承认,这个夜晚将会非常难熬。


 


 


3、


Solo为自己打了一个浪漫结,他选择了黑色的西装和藏蓝色的领带,看起来稳重又不失优雅。


时间已经到了7点,距离餐厅的预订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他喷上了新买的古龙香水,将自己的头发打理整齐。一切看上去都准备就绪。


Solo走出自己的房间,Illya的房门还关着,于是他敲了敲。


咚咚咚


“什么事?”


“为了确保你不会在搭配上出现失误,我想我可以等你一会。”


他面前的房门被突然打开,Illya脸上的表情告诉Solo,他非常不满。


对方穿着一件深灰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搭配了一条黑色的领带。


“或许,领带颜色有点深。试试其他颜色。”


“不要,质疑我。”


Illya的反应就像1年前他们首次在服装店合作一样,Solo并不想在这个美妙的夜晚争论什么,他只是建议性的说道。


“换成黑色衬衫,领带颜色选一条浅的,怎么样?”


 


Illya最终听取了他的建议,正如他曾听从了关于选取领结还是领带的建议一般。也因为如此,Solo一开始便不认为Illya是个冷血又不近人情的特工,他很乐于和他相处。


对于这一次的热恋考验,美国特工很不想承认,这有点像个玩笑。


只有Kuryakin先生,表现得异常认真。


他尝试像Illya一样,迅速进入任务状态,可很难做到。要知道,与女士交谈、礼节性亲吻,对于Solo来说,不是任务,而是日常。


只是他有点不希望这种常态进入到Illya的生活中。也许他对他的好感,要比Gaby多一点。


 


“你要去哪?Peril。”


当Solo先生和他的红色特工下了楼后,对方径直的走向了与他相反的方向。


“任何地方。”Illya冲他挥了挥手,以示再见。


如果这时候Solo打开面前的车门,开到只需10分钟路程外的餐厅,他一定不会错过口味俱佳的晚餐和一次与女士攀谈的机会。


可当他站在车门前,窗户玻璃上的自己不自觉得皱起了眉,Solo认为,这项任务糟透了。


Waverly根本不会在意这个结果,一点也不。


『试着在24小时内表现出与某人坠入爱河?』


 


他只是在休息期间给他们找点事做,而代价对于Illya来说,有点大。


“Waverly真正测试的是什么?”


 


Napoleon·Solo并不想那么快捋清思路,他只是认为放任Illya去追一位陌生的姑娘,太过愚蠢。他宁愿让对方喝掉他所有珍藏的威士忌,之后老实睡在公寓床上一整天。


 


“Peril.”可很快,Solo先生的思想慢于了他的行动。


“Cowboy?”Illya回头看着他,似乎不明白被叫住的理由。


“你知道么,这无聊极了。我不想和一位刚刚认识的女士,聊一份虚假的工作,甚至敷衍着共享晚餐,我猜我得取消预约。”


“最好不要让我发现,你是在进行不必要的礼让。”


“恐怕不是这样,我认为我们或许可以更有效的完成任务。”


Illya产生了一些兴趣,他没有摆出怀疑或排斥Solo言语的举动,只是听着他说的话。


然而Solo却没有马上继续,他指了指Illya的胸前,“你的领带歪了。”


苏联特工两眉间微微皱起,他理了理领带,显然厌烦在对话中无故转移话题。


“继续。”


“记得Waverly的话吗,试着在24小时内与某人坠入爱河。他甚至提醒我,该去帮帮你。当然——你很优秀,并不需要我的帮助。”如果没有后半句话,或许Solo已经躺在泰晤士河的河底了。


“你到底要说什么,Cowboy。”


“我认为,与你坠入爱河,是我们最快捷且最有效的任务完成方式。”


 


街旁的面包房,卖出了最后一份黄油面包,戴着纯白套袖的中年妇女走到街道上,挂上了售罄的牌子。Solo向前迈了一步,为妇女擦拭橱窗让出位置。


Illya依然沉默着,仿佛30秒前的对话没有发生过。Solo试图揣测对方心中的想法,可往往知道一个简单的人要什么,比看穿一个复杂的人更难。


 


“Peril?”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Cowboy。”


“哪一部分?”


“你建议我们假装坠入爱河,以此来平衡任务的难度。”


“没错。”


“但你和我都是男人。”


Solo上扬着嘴角,解释道,“你该解放一些旧思想,欢迎来到新时代,Peril同志。”


 


4、


Illya不是很理解Solo的意思,尽管他感谢Solo帮助他摆脱“寻找一位女士约会”的难题。


对方在贝蒂面包房前提出的建议,看似可行,却更像是作弊。


如果Waverly认可,他早该把他们分为一组。


可Solo却认为,凡事都有捷径。


 


“为什么要拉着手Cowboy!”


美国先生牵过他的右手,厚实手掌的温度很舒适,至少比习惯寒冷的Illya要温暖许多。


可被一名绅士牵手走在伦敦街头,Illya怎么都觉得怪怪的。


“我们要尽可能表现得像在恋爱,Gaby会在任何时候记录下来。”


“也许她并不在这。”在路过一个转角后,Illya甩开了Solo的手,“如果她在,我一定会发现。”


“看来你对她的跟踪技术,不太满意。”


“不!并没有。”Illya以最快的速度进行了解释,他不想表现出对Gaby的无理。


“很好,那我想你该牵回我的手。”


“不可能。”


Illya承认自己有时候倔强的就像一只牦牛。


“你得配合任务,Peril。这是向Waverly证明的时候。”


Illya在心中暗自咒骂了几句,他现在很想承认,自己对“伪装情侣”这种任务一点兴趣都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苏联特工向Solo的方向走了两步,不情愿的用手背打了打对方的手,他的视线只能尽量移向四周,才不至显得尴尬。


“你要将我的手打肿?”


Illya认为他表达的意思很明显,可Solo却故意没有做出回应。


“你是个混蛋,Cowboy!”


他一把拉住了美国先生的手,“现在可以了吗?”


“如果放松些力度,我想这会很完美。”Napoleon抬起自己被握住的手,在Illya眼前晃了晃。


“你需要温柔对待你的另一半。”Solo的嘴角带着浅笑,他挑着眉,语气却很平和。水蓝色的眼睛里泛着温暖的光。Illya终于开始理解,Solo所谓的恋爱技巧,他相信再高雅的女士都会在一秒钟内,沉醉在对方良好的修养里。


 


Illya的脸开始发烫,即使潮湿的晚风都没能将热度吹散,他的心砰砰砰跳得快速。为了缓和这种暧昧的气氛,他很想一拳揍在Solo的脸上,告诉他,苏联特工的温柔到底是什么,大概有些莽撞。


 


他们所在的街道,较为偏僻。入夜九点十分,这条临近Myatt's Fields公园的街道上,鲜有行人经过,朦胧的古旧路灯下,是一张木质的双人座椅。


Myatt's Fields公园栽种的植物,刚刚浇过水,芬芳的气味拌着泥土的清香,悠悠的飘在半空中,也许还掺杂了些Solo的古龙水尾香。


“我很感谢,我们拥有这么美好又宁静的夜晚。”


Solo说完这句话,在Illya的手背上印了一吻。那一瞬间,苏联特工的手一抖,差点不自觉的打了上去。


Illya相信,就算再背20本语录,他也无法做到像Solo一样,用简单的词汇编织一份好心情。


 


“我认为你表现的足够好了,Cowboy。”


“Peril,我们看上去就是一对恋人,起码在这一刻。”


Napoleon从西服内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看看这份礼物。”


 


“不。”


Illya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并松开了Solo的手。


“我不需要。”


“可你并不知道它是什么。”


“是的,但这是你为女士准备的礼物,我想它已经与我无缘。”


Solo摇摇头,打开了盒子。盒子里面装的是一支金属领带夹。


“Cowboy?你本来为女士准备的礼物是领带夹?!”


苏联特工蓝色的眼睛眨了眨,似乎没能明白其中的含义。


什么样的绅士,会送给女士领带夹?


 


即使是顽固的Illya,都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事实上,我没有为女士选到合适的礼物,也许是我对这次任务并不热衷。”


 


“我不明白你在想什么,Cowboy。”


“简单一点的逻辑,你可以把它当做是为你特意准备的。Peril,它是我想送给你的,与任务无关。”


 


“因为我们是搭档?”


“…… ……”Napoleon·Solo似乎想说什么,可却用摇头代替了语言,或许他的脸上还带着些无奈的神色。


 


“希望它适合你。”


 


Illya接过小盒子,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如果他现在的思维可以像盒子一样只有简单的开开合合,还会运转的快速一些。


Kuryakin特工有点为眼前的情况迷惑了,他不明白Napoleon·Solo在耍什么花样。


Solo在今晚的态度一直很模糊,他不像往常一样潇洒富有幽默感,反而表现得异常体贴。


Illya将这种转变归结到任务的要求之中,也许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


 


“距任务结束还有19个小时。”Solo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表,继续说道,“我希望接下来的19个小时,你会有所改变。”


“改变什么?”


“改变对我的看法。”


“哪方面?”


 


Solo没有回答他,而是向他伸出了手,示意他拉住。Illya的心情再次开始变得烦躁,并不是因为Solo的举动,而是这该死的任务。


他害怕自己会有点喜欢上现在的Napoleon·Solo,这大概也是他第一次站在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审视自己的搭档。


 


Illya握住了Solo的手,尽管他并不太情愿。


Napoleon面对着Illya说道,“你的领带歪了。”


这是第二次善意的提醒,苏联特工只能抽出手来打理,而很突然的,Solo拉住了他的领带,Illya的整个身体都被迫向前倾倒,就在这一瞬间,Illya收到了来自Napoleon·Solo的一个吻。


他吻在他的唇上。Illya来不及闪躲,甚至来不及做点什么。


Solo的吻很柔和也很干净,仅仅维持了3秒钟的时间就离开了,对方随后松开了他的领带,脸上带着难以揣摩的笑容。


 


“这也是任务的内容吗?Cowboy?”


Illya警惕的向后退了一步,以免对方碰触到他涨红的皮肤。


 


“我希望19个小时后,任务不会结束Peril。”


 


这是什么意思?


Kuryakin特工的脑海中一片空白,耳朵开始发烫,他甚至能感受到耳膜处神经的跳动声。


上一次的这种情况,还是在与Gaby的任务中。


 


 


“你们是认真的吗?任务不结束?那请允许我,申请增加工资。无时无刻记录你们的行动,会让我发疯的。”


Illya认为他脑海中Gaby的只是个影像,以至于他被突然出现的本人吓了一跳。


Gaby坐在那张木质长椅上,吃着冰淇淋。


 


“Gaby?你怎么在这?!”


“我想想,因为这是我的任务?Illya,你不舒服吗?脸看起来很红?”


“不!没有。”


 


Gaby冲他笑笑,随后摇着手中的甜筒,指向Solo。


“你增加了我的工作量。”


“你可以放弃监督我们,鉴于任务时间将会延长。”


“听起来主意不错,可首先你得有把握。”Gaby咬了一口蛋卷,“以及我该怎么对Waverly解释?”


“说你相信我们在24小时内坠入了爱河,并且这种状态将会持续下去。”Solo的视线转移到Illya的身上,可对方显然没有听到他的这句话。


Illya的注意力始终在自己的右手上,他重复着攥紧、松开的动作,试图以这样的方式冷静下来,也许是在劳改营留下的坏毛病。


 


“你该去编写戏剧,Solo特工。”


“谢谢你的夸奖,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要和Peril继续享受这个美妙的夜晚了。”Napoleon优雅的向Gaby点头示意,并走向Illya,拉住了他还在活动的右手。


Illya神经紧绷的颤抖了一下,他这才看到Solo站在他的面前。


“你要干什么Cowboy。”


“当然是继续我们的任务。”


Illya转头看了看坐在一旁的Gaby,随后他拉近了和Solo的距离,在对方耳边低声说道。


“Gaby一直跟着我们?她会发现我们在作弊!”


苏联特工从没在Solo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他像是在憋笑,又似乎认可般的点了点头。


“说的很有道理,所以她准备回家泡个热水澡,然后忘记我们。”


“任务怎么办?”Illya看起来很紧张,“你知道吗,我不该答应你的坏主意。”


“我想,我们不是第一次从竞争对手变成合作伙伴了,放松点Peril。这不会比美国与苏联的关系,更让人紧张。”


Solo拉着Illya的手,带他向街道的另一侧走去,苏联特工还在思考着关于任务的问题,而他打赌,Napoleon先生则一点也不在意。


Gaby会如何描述他们的表现?Solo游刃有余,而Illya却依然没有任何进步。


他至少该做的像Solo一样,至少。


 


“Cowboy。”


“有什么事,Peril。”Solo停住了脚步,他看起来心情很好。


“Gaby不能回去,否则在她的报告里,我的情况将会非常糟糕。”


Napoleon面对着他,Illya认为沉默表示了他的认同。


 


 


“Illya,Solo,还有一件事,我差点忘了。”


Kuryakin紧张极了,当他听到Gaby的声音传来,他的脑海中再次变得一片空白。


得做点什么,让Gaby和Waverly相信,他并不比Solo差很多。


如果他还有更多机会思考的话,Illya打赌,自己绝不会再做这样愚蠢的事。


可在那一瞬间,他居然认为这是最好的行动。


 


Illya双手捧住Solo的脸,吻了上去,他相信接吻的时间长度可以超过Solo的3秒钟。


他从没做出过这样的举动,他恨不得用俄语写一长篇指责这次任务的讲稿,当然,要包括自我检讨。


Illya甚至不敢看对方的眼睛,或许他会受到嘲笑,毕竟他的接吻技术比起对方,要生疏许多。


苏联特工闭着眼睛,默数了5秒钟,才松开了Solo。


 


“哦……”


Gaby手上的冰淇淋已经吃完了,她用手指点着下颚,愉悦的说道。


“我想事情也没那么重要。明天见,两位。”


Illya发誓他从Gaby脸上看到了笑容,她在临走前甚至对他挤了挤眼睛。


希望这将对他的任务评价有好处。


 


“Peril。”


 


是的,接下来Solo。


如果这一晚可以什么都没发生。他就不需要面对搭档的询问,也不必整理自己混乱的心情。


Solo脸上带着笑意,他舔了一下自己的上唇——尽管这对Illya来说,体会不到任何意义。 


 


“Cowboy,你听我——”


 


在他还没有说完半句话前,身体就被走上前的Solo压住,抵在了街道一侧的石墙上。


“Peril,现在,你需要安静。”


 


在距离任务,还有18小时30分的时候,他们迎来了一个漫长的吻。


 


5、


 


“我想,他们已经充分表现出了,坠入爱河。”


当Gaby坐在Waverly办公室的青皮沙发上时,她很想来一杯果汁。


“这不重要,我相信他们都是优秀的特工。这次任务的目的,只是希望增进他们间的配合,如果没有Solo特工的帮助,我猜想Kuryakin没那么容易完成任务。”


Waverly倒了一杯带着花果香气的红茶,递给Gaby,“告诉我些不知道的。”


 


“我想,他们会变得非常默契。24小时,比你想象的更加成功。”Gaby喝了一口红茶,这是她喜欢的味道,“只是这次任务,看起来不会结束。”


Waverly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与上一次Solo和Illya站在这里的时间,已经相隔24小时。


“方便的话,可以解释吗?”


 


可惜Gaby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的答案。


 


因为它已经如此,显而易见。


 


=Fin=


 








*此故事发生地在伦敦,并非U.N.C.L.E.总部,电视剧中U.N.C.L.E.总部设立在纽约。


*杰克丹尼:Jack Daniels,美国威士忌品牌。


*尊尼获加蓝方:Johnnie Walker Blue label,尊尼获加是苏格兰威士忌品牌,蓝方是其系列的定级顶级醇酿。



评论

热度(88)

  1. iamlivingforthemoment冬醐罐子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哦 露出痴汉般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