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livingforthemoment

【The Man From U.N.C.L.E.】【美蘇】Mission Possible

太甜了吧!!!!!!!!!!

雪子:

Peril這個人非常有意思。




就拿任務模式和日常模式之間的反差來說吧。出任務中的伊利亞像一頭沒有節操意識的獸,什麼都敢做什麼都能熬,也願意努力厚著臉皮什麼有需要的話都說。像上次他們被派去接近一位同性戀的目標人物,由於發現蘇洛不是那人喜愛的類型,只好臨陣應變調換角色讓伊利亞出動,於是蘇洛有幸(或不幸)目睹了伊利亞如何在被摸了一把屁股之後還泰然自若地主動湊上去給了對方一個情色味道十足的舔吻。又譬如說那天他們潛入一位女士的寢室找微型膠片,伊利亞掏出人家的乳罩一個個檢查棉墊裡有沒有乾坤,那手勢雖說是工作需要但看起來非常像個變態,然而蘇聯人整個過程面不改色,彷彿那些鑲蕾絲滾花邊綴珠寶的華麗內衣都是衛生紙筒。




光看這樣子的伊利亞,實在很難想像會出現眼前這個光景:




只不過床邊扔了條內褲--樸素的黑色男裝內褲,伊利亞就像個禁欲的小處男那樣,臉從兩頰開始橫向紅到耳根,縱向紅到脖子和鎖骨之間。




不過公平來說,還必須要算上附加因素:因為酒店客滿的緣故,他們必須同住一間狹小的雙人房;伊利亞洗完澡出來,就看到蘇洛悠然地拿著份報紙躺坐在他那邊的床上,被子只蓋到腰間,上半身光裸著。




加上地板那條赫然存在的內褲,形成了一個,呃,能夠引發想像力的畫面。




蘇洛面對著報紙,用眼角的餘光看到伊利亞把臉別過一邊,一會往左走,一會往右走,把行李袋亂翻一通什麼也沒拿出來--這次他們輕裝出發,相信伊利亞沒帶他的棋盤也沒帶書--最後他打開電視機,兩眼就直直的盯著屏幕。




蘇洛暗自發笑,也就由得他看了一會電視,過了片刻才開口:




「你明明聽不懂西班牙文。」




背對著他的伊利亞整個人都僵直了。




「我,在學。」咬緊牙關地。




這是實話沒錯。「我不懷疑這一點,但以你現在的水平,我敢說這種語速你只能聽到『你』『我』『非常』『愉悅』這種字。喔,剛才那人還說了『上床』,你有聽出來嗎?」




伊利亞猛然站起來,一身殺氣地關掉了電視。




「我要睡了。」




他以那仍然僵硬的身姿走向自己的那張床,依舊不肯朝蘇洛看一眼;在床頭燈的映照下,蘇洛注意到搭檔的臉不可思議地比剛才更紅了些。




「Peril。」房間小的好處就是,蘇洛一伸手就拽住了伊利亞的手腕。哼嗯,傳到指尖的脈息非常急促。




「你還好吧?看起來怎麼那麼繃緊,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耶。」




「才--」伊利亞以不需要的力氣抽開手。「--沒有!」句尾那個氣聲太像喘息。




蘇洛把報紙扔開,身體微微前傾,再次握住伊利亞的手。這時他腰間的被子往下滑了些許,剛好被轉過頭朝美國人瞪眼睛的伊利亞看見了。




蘇聯人喉結移動的幅度有點大,身體的微顫與怒意無關。




「不然我幫你放鬆下。」




蘇洛的聲音輕如呼氣,指尖在對方手腕摩娑,繼而輕輕一拉。只看過伊利亞任務模式的人,絕對無法想像這個大漢子可以像巨型毛絨兔玩具那樣,稍被使一點力就軟趴趴地往人家的床上倒。




之後他們也順理成章地,反覆「放鬆」了一個晚上,期間夾雜著零碎但深有意義的交流:




「愛你」


「什麼時候」


「你撕我車蓋那一刻、你呢」


「不知道」


「說嘛」


「煩、總之有天你的臉就變得不討厭了」




之類。




事後蘇洛豐足愉快地認為,讓伊利亞面對自己心意(和欲望)的私人任務完成得異常成功。




只不過當中花的一點心思是不能說的:蘇洛身為特工,總是習慣給自己留條後路,萬一伊利亞的反應是暴怒怎麼辦呢。所以他躺在床上的時候其實有穿褲,還是長睡褲,只不過趕在伊利亞被吻得暈乎乎地準備鑽進被子之前,以小偷的靈敏身手悄然而迅速地褪下來,蹬到床尾。




至於丟在地上的那條絲質內褲單純是,道具,已經不再重要的道具。




現在什麼是重要的呢?蘇洛閉上眼睛時,夢想著第二天清晨的微光從窗簾縫隙透進來、絲絲縷縷落在伊利亞被拂亂了的金髮上的時候,他一定要在對方睜開眼睛前醒來,在他的額角點一個吻。



评论

热度(62)

  1. iamlivingforthemoment雪子 转载了此文字
    太甜了吧!!!!!!!!!!